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非洲电影隐秘微妙的共性,在于矛盾且激烈的气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29
摘要:非洲电影隐秘微妙的共性,在于矛盾且激烈的气质---非洲电影隐秘微妙的共性在于一种既矛盾又激烈的气质,这是因

非洲电影隐秘微妙的共性,在于矛盾且激烈的气

非洲电影隐秘微妙的共性,在于矛盾且激烈的气

《空调》海报。

  非洲电影隐秘微妙的共性在于一种既矛盾又激烈的气质,这是因为,非洲的创作者一方面痛苦于在西方主宰的语境里难以找到“自我”的位置,另一方面,电影这种媒介本身就是西方舶来的。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到当下,非洲电影里长久激荡的是创作者对自由定义自己的渴望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的非洲电影不多,《亚当》《阿布·莱拉》《空调》等有限的几部影片成为难得的窗,让观众们窥见非洲电影的历史和当下——当电影“走出”非洲的时候,观众“走近”了非洲。

  近年里,尼日利亚航空公司的“空中影院”把本国因陋就简的喜剧片和动作片送到全世界乘客的眼前,“尼莱坞”一度成为“宝莱坞”之后的一个热门词汇,在各种社交网络平台上,也多见“非洲人民多奇志”的简陋生猛的影像。然而,在各大影展的平台,非洲导演和非洲电影仍是稀缺品,至于商业院线中,非洲电影更是稀缺得近乎于零。有必要看到,好莱坞和欧洲制造的审美霸权以及刻板印象都是强悍的,电影学者马克·卡曾斯导演的纪录片《电影史话》中,《70年代的激进导演们和各国民族电影》这个篇章中有部分段落提及了非洲电影在1970年代的发轫和发展,然而在流媒体平台的弹幕里,这部分内容被吐槽 “不值得看” “浪费时间”。非洲在现实和电影的版图上,是长久被误解、被漠视的角落。

  来自黑人孩子的凝视,定义了非洲电影的大胆开端

  几年前,法国导演克莱尔·德尼在上海时,提到电影院在非洲几乎绝迹,她悲观地说:“那是被电影遗忘的大洲。”但现实未必如她所言,在非洲,电影的存在方式更多是影碟租借和露天电影,甚至,位列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布基纳法索,那里的人们在体育场里看电影。布基纳法索一家年久失修的电影院外墙上,有两行法语标语:“影院是社区的梦想” “电影是梦”。非洲本土电影的萌芽,与法国背景既有割不断的牵连,又挣扎着身份认知的痛苦。

  索拉诺斯在《迈向第三电影》一文中提出“第三电影”的概念。他认为,工业化背景下、以商业娱乐和盈利为目的的是“第一电影”,现代主义的艺术电影是“第二电影”,通俗的说法即“作者电影”和“作家电影”,“第三电影”不同于前二者,它更追求创作者和被拍摄对象的身份认知,是一种开拓新世界的激进电影。这个论述,在1970年代成为“全球南营”(拉美、南亚、非洲)的电影理想。

  1969年,塞内加尔导演乌斯曼·塞姆班的《黑女孩》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被尊为非洲电影之父的塞姆班,出身贫寒,在二战中被征入法国海外军团,战后,他流落马赛,做过码头工人,一次严重的工伤后,他无法继续从事体力活,回到家乡开始小说创作,此后转向电影。《黑女孩》的情节不复杂,讲述一对法国中产夫妻欺辱黑人女仆的故事,影片中惊心动魄的部分是一个游离于主线之外特写镜头,画面上,一个黑人孩子缓慢摘下脸上的面具,眼睛直视着拍摄他的镜头,透过镜头,直视着所有的观众。

  来自黑人孩子的凝视,定义了非洲黑人电影的大胆开端,这是“看”的姿态和宣言。塞姆班掀起“非洲人看非洲人,非洲人看世界”的浪潮,1970年代,围绕身份认知主题的电影盛行于西非,继而扩散到大半个非洲,成为一场启蒙运动。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