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当真实的善良成为剧集的灵魂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08
摘要:当真实的善良成为剧集的灵魂---,《妈妈!》一剧叙事的整体风格却很温馨扎实,细腻的情感表达屡屡戳中观众的泪

当真实的善良成为剧集的灵魂

 

  母爱与亲情是文艺创作中并不鲜见的主题,但韩国电视剧《你好 再见,妈妈!》(以下简称《妈妈!》)选取了一个十分特别的角度来切入——女主人公车瑜理因车祸不幸丧生,五年来以鬼魂的形态陪伴在丈夫曹钢和与女儿瑞雨身边,并见证着丈夫再婚重组新家庭的点滴过程;偶然的巧合之下,车瑜理得到了一个重获肉身49天的机会,她能否把握时间,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从而重新回到人间?面对丈夫、女儿业已开始的全新生活,车瑜理又将做出怎样的选择呢?带着重重悬念与疑问,剧集娓娓展开了铺陈。尽管打开的方式颇为奇幻,《妈妈!》一剧叙事的整体风格却很温馨扎实,细腻的情感表达屡屡戳中观众的泪点,让人每一集都眼泪汪汪。

  喜剧的内核是哀伤

  立足于内容和节奏,把《妈妈!》定义成一个“欢脱的鬼故事”,或许也不算错误。女主人公车瑜理“鬼魂还阳”的设定,令情节自然而然出现了典型的喜剧情境。一方面,车瑜理全知鬼魂的身份,与其他人物之间形成了信息的错位差,她拼命掩饰自己鬼魂身份的一切举动,实则都将这种错位步步强化,并且从错位中演化出种种误会、搞笑的因素;另一方面,鬼魂重返人间这样荒诞的超自然现象,也打破了剧情背景原本存在于现实中的平衡,无论是死而复生的车瑜理,还是其他一直活着的人物,想要让一个鬼魂重新融入人类社会的努力,都会随之产生一些无法遂愿的反向作用,这种“求不得”的经典模式,也是深化剧集喜剧效果的重要构成。再加上欢快的叙事节奏的辅助,几乎令观众意识不到这其实是一个亲子爱人阴阳两隔的悲伤故事。

  而这恰恰是《妈妈!》一剧的高明之处,剧集用反差性极强的喜剧化手法,包裹了故事哀伤的内核。观众目之所及的女主人公重生之后这样那样搞笑的不适应,背后是一场飞来横祸导致的生离死别:怀胎十月的母亲来不及抱孩子一下便含恨离世、身为医生的丈夫可以挽救病人的生命却只能看着死神夺走妻子、失去女儿的父母为了女婿不要去自杀不得不忍痛不再见外孙女……创作者怀着无比的温柔,把内在巨大伤痛的起点轻轻掩住、一带而过,把用欢欣包装后的女主人公的还魂故事作为叙事主体,甚至令观众忘记剧集所有故事成立的前提不过是一个奇幻的假设。可也正因此,当带着伤感的现实主旨偶尔照进欢畅行进的情节中时,那含着泪的笑,才格外具有触及人心的强劲力道。

  “群鬼共和国”的现实投射

  《妈妈!》一剧的创作中还有一点颇令人称道,便是构想出了一个“群鬼共和国”。在主人公车瑜理骨灰安放的殡葬园内,徘徊着无数不愿飞升天堂、再次投胎做人的鬼魂。他们之中,有车祸中一同毙命的一家三口,有放心不下身患癌症女儿的母亲,有放高利贷意外堕楼的黑社会,有自杀的职场女性和棒球选手,甚至还有一代一代可以追溯到百余年前朝鲜王朝的古早家族亡灵。大部分羁留人间的鬼魂,都是因为割舍不下还在人世的亲人。而这些鬼魂群像的存在,又对现实世界形成了层次丰富的投射。

  首先一层,是透过其中一些鬼魂的死因,折射出了很多现实问题:比如自杀女孩所遭受的职场霸凌冷暴力,以及棒球选手的打假球和粉丝不理智行为等,都展示了剧集对于现实生活的关注。其次,群鬼普遍的亲情牵绊,让主线情节内车瑜理一家的经历不再作为孤例出现,这也将剧集中对母爱亲情的讨论和歌颂,从个体故事推而广之到了群体性的感受,扩展了主题的外延和触动观众共情的范围。与此同时,鬼魂世界作为现实的镜像性延续,也为剧集探究更深层的生命与死亡意义的命题预留了空间。当剧中逝者的鬼魂看着家人因自己的死亡悲痛欲绝,而生发出对轻生以及活着时所犯错误的反思,当亡灵要被超度升入天堂而不得不和阳世的亲人、乃至阴间的鬼魂朋友在此分离,剧集希望阐释的“死亡并不只是一条生命的终止”“一个人的人生不仅仅属于自己,还属于与之拥有共同记忆的亲人朋友”“人与人的相遇与告别不止存在于生前,也存在于死后”等生死观,便更具有说服力了。

  善良是最动人的情感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