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冯远征:我为什么教表演(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1-22
摘要:老师几乎没有暑假,除了特定的课题研究之外,还要排一出戏,开学时给学生演出,用他们的表演征服学生。一来老师有压力就有动力,二来老师自己一定

  老师几乎没有暑假,除了特定的课题研究之外,还要排一出戏,开学时给学生演出,用他们的表演征服学生。一来老师有压力就有动力,二来老师自己一定要会演戏。

  所以我回国之后一直想从事表演教学,传播我在德国学到的格洛托夫斯基的东西。但当时我没有作品,没有信服力。那我就先演戏吧,先用作品说话。

  直到2012年我和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主任王竞老师合作电影《大明劫》期间,王竞老师谈起他作为导演和摄影师在指导演员表演时经常遇到的实际问题,决定下个学年开始让我给摄影系的学生上表演课。

  从1991年萌生教课的念头到2013年开始实践,这条路,我用了20年。

  表演思维应跳出“体系”

  我在德国学会一点儿德语的时候,就问一些演员:“我是斯坦尼的,你是哪个体系?”人家很茫然地看着我,说不知道,然后说他大学第一年学什么,第二年学什么,第三年学什么,第四年学什么,我都没听说过。

  他学的是方法而不是体系。

  慢慢我才意识到,世界上没有三大表演体系——我们根深蒂固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布莱希特和梅兰芳。“间离”与其说是一种方法,不如说是对演员的一种能力要求,布莱希特更多的是戏剧形式,而不是表演体系。我们说梅兰芳是体系,是因为戏曲就是体系,戏曲的程式化表演自成一派,但是这个体系是中国戏曲独有的。

  我们既然承认三大体系,为什么中国现在有表演系的四百多所大学,除了戏曲学院,教的都是斯坦尼?为什么没听说过谁用的是布莱希特体系或者梅兰芳体系?

  在欧美,包括俄罗斯,很多人都是从斯坦尼体系发展出了自己的方法,比如方法派、迈克尔·契诃夫、格洛托夫斯基,都源于斯坦尼那一套,但他们都说我这不叫斯坦尼了,我这是另外一种方法。

  为什么别人都发展了,中国的表演教学却走进了死胡同?

  我们的表演教学一直延续的是斯坦尼体系,从解放天性、无实物练习、动物模仿、注意力集中、即兴练习、观察人物、小品到塑造人物。这八个步骤好比穿衣服的过程,先穿上裤衩、背心,穿上秋衣、秋裤,穿上毛衣、毛裤,穿上外衣,最后穿上羽绒服——你还能自如吗?

  我认为,中国的斯坦尼表演教学在给所有的孩子穿衣服,而当你把所有的东西都穿到身上时,你已经被限制住了。

  斯坦尼本身没有错,但我们只是在继承,而且是在继承我们自己“改良”后的。

  20世纪50年代我们开始引进斯坦尼的教学方法,当时来中国的一群专家,我相信他们都是很好的专家,但是他们从斯坦尼那儿得到了多少真传?

  假设有百分之七十,应该是很多了,那他们在中国教授的第一批学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多少?假设也有百分之七十,那就是百分之七十的百分之七十,到他们教下一批学生的时候,这第二批学生又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多少?假设还是百分之七十,那就是百分之七十的百分之七十的百分之七十……走到今天是多少呢?

  当我们的教学不再往前推进的时候,我们的学生到底学到了多少?

  我们在一代一代打折地继承当中,缺少的是对斯坦尼的研究和探索。当然有专家在研究,但更多的是在理论上,没有扩散、传播到表演实践中。

  我们现在非常重视表演教学上的国际交流,请国外的表演艺术专业人士来上课,开设表演大师班。比如欧洲盛行的中性面具训练,就是用形体表现人的各种情绪。

  西方人追求的这种程式化的东西,我们现在觉得它很高级,其实都可以在我们的戏曲表演中找到。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