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主创讲述《清明上河图》背后的故事(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1-17
摘要:接下来就是疼,跌打翻腾,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我的不惑之年,看上去还挂着一点小生的影子,其实已经40多岁了。我们戏曲有个特别大的“规律”,40岁是

  接下来就是疼,跌打翻腾,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我的不惑之年,看上去还挂着一点小生的影子,其实已经40多岁了。我们戏曲有个特别大的“规律”,40岁是一道坎: 40岁在艺术的精神层面或者理解人物的层面上是会豁然开朗,更进一步,但是从体能来说是走下坡路的。

  我排练的时候腿上得绑沙袋,每个腿四公斤的沙袋,也是戏曲科班,包括曹院长都会留下老的伤,趁着双11的时候全套装备就买好了,护踝、护膝、护腰等等。当然我的两位编剧大姐还有作曲大姐,也是非常的关心我,姚大姐送给我的是藏药,编剧大姐送给我的云南白药,我一看云南白药既可以外敷又可以内服,我每天就基本干这个,比较疼。在演出的时候,这两场的演出在技术层面上完成得还是不错的,基本上达到了导演对我的要求。

  我的创作中,首先是意外,第二是累,第三是疼。具体如何来演绎这个人物,从当下来说更多的是服从编剧、作曲、导演大的构思,因为演员是最后的一个集中体现者,每一个主创的构思和想法都集中到我这里来,我是在尽量地完成,努力地完成,我相信应该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原剧本定的是30段唱,后来我觉得可能我唱不了,基本上属于我会唱“死”在台上的那种。有时候在想如果39段唱,一段唱是2分钟的话,基本上就已经70分钟过去了,这一个戏要打在两个小时左右完成的话可能性不大。二来我觉得老生行当是个阔口行当,阔口行当是真声行当,用真声来演唱,包括我在演前面跟天帅爱情故事的时候,也是大部分在用真声演唱。用真声演非常的费嗓子。

  整理/本报记者 郭佳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统筹/满羿

+1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