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习近平  詩詞

从董理到季文华 嘉实的两大明星为啥全跑去了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9-06-24
摘要:公募基金发展速度突飞猛进 但基金经理人才的短缺日益显现 于是基金公司之间相互挖角成为常态 内地的公募基金主

  公募基金发展速度突飞猛进,但基金经理人才的短缺日益显现,于是基金公司之间相互挖角成为常态;内地的公募基金主要汇集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大城市,同城之间的人才流动早就习以为常,但近期,不同地区之间的这种基金经理流动也逐渐多了起来。

  近期,《号外》就发现了一则特殊的现象,两位原来北京嘉实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董理和季文华先后加盟了上海的兴全基金:其中董理是从嘉实离职后,先加盟了华夏久盈资产管理公司任投资经理,后于2017年8月入职了兴全基金;季文华则是从2012年加入到嘉实基金的,但在去年底他不再管理嘉实的任何一只基金了,今年四月,他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了兴全社会责任的基金经理一栏。

  嘉实旧将再聚兴全谁能再次逞强

  或许是巧合,董理和季文华在嘉实和兴全期间都有过共同点:在老东家嘉实任职时,董理曾管理过嘉实创新成长混合、嘉实增长混合、嘉实优选红利混合三只基金,季文华也同样管理过嘉实增长混合、嘉实优选红利混合两只产品,同时他还管理过嘉实新兴产业股票。从时间上来看,董理在2016年10月10日不再管理嘉实优选红利,该产品的基金经理职务恰好就是交到了季文华的手上。

  没想到同样的事情还会在黄埔江边再次上演,董理在今年4月2日卸任了兴全社会责任的基金经理,这一掌门人的职务恰好又是交到了刚加入兴全不久的季文华身上。在基金吧中,有投资者发帖留言“季文华好过董理”,同时也有投资者感慨嘉实基金为何留不住人才。那么,事实真的是季文华好过董理,兴全见挖来一个嘉实旧部不成,索性再挖一个吗?

  从公开的数据看,暂时不考虑市场因素的话,实际上季文华的任职回报整体似乎要好于董理。在嘉实期间,季文华管理嘉实新兴产业不到3年,所取得的任职回报是42.59%,这也是目前为止他的最好任职回报;对比来看董理,目前董理所取得的最好任职回报是41.32%,但是这一成绩基本上是在当年的大牛市中所取得的。

  转投兴全基金后,董理所参与管理的第二只基金就是兴全社会责任,但不幸遇上了2018年大行情,董理所取得的任职回报也仅仅为-14.15%;对比他在兴全管理的首只产品兴全轻资产,这只基金目前还能勉强维持正的任职回报。不过,虽然不再管理公司的明星基金兴全社会责任了,但是董理其实是被公司所委以重任:他所管理的兴全多维价值刚刚募集成立不久,其两类份额的总规模将近40亿。

  季文华目前在兴全仅管理兴全社会责任,与他搭档的则是兴全名将董承非。兴全社会责任之前由傅鹏博管理过约9年时间并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收益。虽然目前季文华的任职回报为负值,但是由于他暂时才管理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因此下结论还过于轻率。

  兴全基金“补血”靠四处挖角?

  《号外》注意到,兴全基金近年来失血较为严重,包括了明星基金经理杨爱斌转投浦银安盛基金旗下,还有就是广受关注的傅鹏博追随陈光明去了睿远、明星基金经理吴圣涛去年离职、原来的总经理杨东去年也备案了自己的私募宁泉资产等等。

  在流失了一系列人才后,或许兴全基金缺乏耐心来培养出属于自己的下一代明星了,因为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助理再到基金经理的路途特别漫长,而且时间的成本也不是所有基金公司都能承受的起的。同时,作为一家在权益类产品领域颇有建树的中大型基金公司,兴全不能仅有谢治宇和董承非两位明星。这样的情形下,或许挖角其他基金公司是一条现实的途径。

  当然,昔日嘉实的两员大将同时聚首兴全,当初两人在嘉实先后担纲嘉实优选红利未有交集,但如今兴全同一时期出任基金经理,谁能成为谢治宇和董承非外的又一明星颇具看点。或许,兴全为了“挖角”付出了不菲的成本。此外,《号外》还了解到,不仅是董理和季文华,实际上兴全还成功挖到了原来交银施罗德的一员猛将——任相栋。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他是上海交通大学金融学硕士。2010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行业分析师。自2015年1月21日起担任交银施罗德先进制造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原交银施罗德先进制造股票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至今。

  简历上暂时还停留在交银的阶段,但是从他所管理过的交银系产品上看出,实际上已经暂告一段落。2018年6月23日之后,他就不再管理交银经济新动力混合和交银先进制造混合了,最后两只产品的任职回报分别为3.25%和91.18%。之后,他也加入到了兴全基金的旗下,只不过目前还没有出任某一只基金的基金经理职务。

  四处成功挖角后,实际上兴全还实现了基金经理队伍的新老交替,不知道还会否有更大的大牌投向兴全呢?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