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江西县城彩礼最高18万 农民:可以吃不好但得娶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8-23
摘要:2017年春节期间,澎湃新闻“思想市场”栏目将陆续推出由知识分子、新工人、学生、乡建者等不同主体所构成的城市新移民(或暂居者)的返乡笔记,以期从不同视角激发新的思考。 跟

2017年春节期间,澎湃新闻“思想市场”栏目将陆续推出由知识分子、新工人、学生、乡建者等不同主体所构成的城市新移民(或暂居者)的返乡笔记,以期从不同视角激发新的思考。

跟我一样90年代初出生的人早已到了适婚年龄,今年收到很多同学结婚的邀请,过年回家这几天还参加了两场同学的婚礼,同学聚在一桌慨叹时光很快的同时,也讨论起了结婚彩礼带来的压力之大让人有苦难言,其中更有因为男女两方家庭在彩礼谈不拢使得男女双方原本要订婚的最终不欢而散的现象,原本邀请了亲朋参加婚礼却又被通知婚礼取消的闹剧也时有发生。婚姻本是人生任务进行中让人期待和向往的事情,可是现在却让很多人望而生畏。结个婚需要被拯救的不是爱情,而是谁来拯救这越来越离谱的彩礼?

我的老家在江西赣州,位于赣南地区。从90年代至今,家乡地区的彩礼就在不断攀升,娶媳妇回家是每一个农村家庭个体人生任务里面最老大难的问题,伴随着嫁娶这样一个问题的是女方对男方在“车子、房子、票子”的要求。而我们这边的彩礼是指除掉车子、房子以外还要支付给女方家的礼金。这方面的经济支出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很昂贵的一笔开支,虽然很多人在抱怨,但是就像大多农民说的那样,“大家都是这个行情,你付不起,但你总要娶媳妇抱孙子吧”。有着很多的无可奈何,却也没有办法。

从时间上来看,在赣南地区,90年代初,家里娶个媳妇彩礼花费为690元上下,再有就是有个黑白电视、录音机、自行车的面子上的礼数,到了95年之后花费8000元-10000元不等,对于建房子的要求基本上是没有,只要在老家的房子里有一间婚房就可以,再就是最好有一辆摩托车;而到了2000之后,礼金普遍从10000多元一直上涨到2005年的30000元-40000元不等,而2008年之后彩礼的数目已经达到了100000元以上,在其他要求上,女方家庭开始要求男方家要有新房子,对房子的要求也从在村子里建新房子到至少要在镇上买房子,2010年之后还比较普遍的要求男方最好能够有车。也就是说,如果男方有“房子、车子、票子”的话就可以找到好的姑娘并且顺利嫁娶。这样一来的话,不仅彩礼钱在不断上涨,对于车子和房子的要求也在不断抬价,彩礼的压力也就更大了,对于还在建设中的赣南老革命根据地的农民来讲,上一辈的六七十年代出生的父母辈们只能通过外出务工来增加收入,子女这一代刚刚出来没有能力全部自己开出这一部分开支。家里娶一个媳妇是要两代人“掏光家底”拿出“压箱钱”来共同付出的,它变成了两代人的人生任务里面共同的一环。

从地方来看,以赣州于都县为例,娶一个于都媳妇最高可以达到180000的惊人数目,这个数字对于经济能力普通的家庭实在是支付不起。就算没有那么高,正常也要13万左右的彩礼,而且于都县作为人口大县,不管男女双方是自由恋爱还是第三方牵线,订婚和结婚之前近乎是一个谈判的过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用“彩礼”进行你来我往的三番两次的两个家庭的婚前的“结识”,双方谈的好,则两家可结“秦晋之好”,如果一方不满意或者不让步就意味着两家不能结合,也就会有之前原本邀请了亲朋参加婚礼却又被通知婚礼取消的闹剧。对于这种事情,老百姓也表示很无奈,“谈钱真的是伤感情啊,有多少情投意合的男女被天价彩礼拆散”。跟家人在聊起彩礼这个话题的时候,大家都调侃式的说,“在赣州别人一听到是于都的女孩子,别人都不敢相处了。都是礼金惹的祸。”所以很多外地人讲“江西老表嫁女儿就像卖女儿一样、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在赣南这样一个人口流动比较大,区域与区域之间的来往比较密切的地方,像于都这样的彩礼情况在其他县市如南康、瑞金、宁都也都会相互影响,而且彩礼的数目也是一年比一年增长,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增长的数目近两年已经达到了一年10000的幅度,农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大部分人都说:“吃可以不用吃的那么好,住也可以不用住太好,但是媳妇总得娶回家呀”。听于都车溪乡镇的一个政府工作人员讲,于都的彩礼高已经在地方出了名,甚至中央都已经有所知晓,省里正准备出台一个地方政策的文件来限制这样的彩礼的盲目增长。老百姓自然也很欢迎政府这样的文件的出台来减轻他们的压力。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