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

从情怀到使命:一名科普工作者的内心独白!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1-02
摘要:每当听到这样的问题,一把辛酸泪如同黄河之水从天来,奔流到海不复返。作为一名不务正业的科研工作者,业余时

你在北京讲了那么多场讲座,也没给家里寄点钱”,过年回家,我表哥问我;

你一场讲座能赚多少钱”,相亲时朋友问我;

你出一本书能赚多少钱”,朋友问我。

每当听到这样的问题,一把辛酸泪如同黄河之水从天来,奔流到海不复返。作为一名不务正业的科研工作者,业余时间从事科普已经有六七个年头了。从西到东,从南到北,科普讲座少说也有百余场。99%的情况是公益性讲座,仅有那1%是收取了费用。再说出书,现虽有几本拙作,不登大雅,不足挂齿。有些稿费,低的可怜,和时间精力的消耗完全不成比例,打个比方,我用出书的时间去搬砖,挣得比稿费多。

不仅是诸位亲朋好友,就连我自己有时候也在困惑,你到底图啥?鲁迅先生有言,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我虽不是勇士,人生的惨淡还是要面对的,何况人还要有点追求。我硕士期间研究鸟,三年跑遍新疆,到了博士改行做兽,在云南、西藏、四川奔波,可谓我最美好的青春都献给了禽与兽。长期与禽兽为伍倒也自在,见证了自然的种种传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而我偏偏是个话唠,心里有话憋不住,而禽兽们有不言不语,在它们面前也是寂寞空虚冷,因此我需要一个表达的机会。

2012年,那是一个美丽的春天,在一个美丽的湖边,我接受了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荒野公学的丫总让我在白湖边给一群小朋友,讲白头硬尾鸭的故事。在一群小朋友的围绕下,我侃侃而谈,至于讲了什么我现在已经忘记。但是场面还记得,我第一次在孩子们眼中感受到了存在的价值,孩子们对我的研究充满了好奇,这是我继续前进的动力。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明白,自己所研究的东西还是有点作用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成了科研的半吊子,科普的二把刀。国内一线人员从事科普事业的很少,要么是一些科普大v,要么是一些功成名就的院士。像我这样的小罗罗,都不敢说自己做科普。我所在的研究机构,科普是不算成绩的,不干不要紧,如果干,还要冒着占用科研时间不务正业的“罪名”。那个时候就像地下党一样,偷偷地利用业余时间跑到学校给孩子们分享下野外的故事。

那个时期的科普于我而言仅仅是一种情怀,我喜欢给孩子分享野外的经历。孩子们也开心听我讲,两厢情愿,其乐融融。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我都讲过,不过我最喜欢的是小学生。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求知和好奇,喜欢问很多奇怪的问题。记得在南京的时候,一个小朋友提问,滇金丝猴怎能上厕所啊,它们用左手还是右手啊。他们的问题非常有趣。

为了更好的给孩子们科普,我需要不断地学习。为此我鼓足勇气参加了一次科普研讨会,希望从大师那里取得真经。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先生,举行了一次研讨会,我抱着虔诚的心态,希望取得真经。先是主持人介绍大师在科普道路上的丰功伟绩,随后大师开始指点江山。最后大家谈感想。我发现在座的听众,大家专业不同,行业不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就是围绕先生的书是如何好展开?记得有一年青小伙子,说的最好,声情并茂地现场朗诵了大师的一段书稿,引来阵阵掌声。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那里是研讨会啊,分明是追悼会。古人云人死为大,活人不便与死人计较只能言善。纳闷之际,轮到我发言,惭愧,以当时学识欣赏不了大师之作,可是又不敢直言,只能浅显地说说对科普的理解:当今科普已经不仅局限于传输知识,它承载着科学的思维,博物的情怀。如果一本书能以科学的视角,展现人文的情怀,配以精美的图片,给人以艺术的享受,那一定是一本好书,那是我一直以来的追求。没等我说完,大师即可打断,扬起手,“我与你不是一路的”。大师的发言,让我诚惶诚恐,此后再也不敢参加类似会议,当然也不会再有人来邀请我。有了那次经历,我被组织抛弃,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对我而言,科普不过是一种娱乐。

科普是一种使命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