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周忠和院士亲述,如何讲好“化石”的故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01
摘要:编者按 在北京市网信办、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共同指导下,首都互联网协会媒介融合专业委员会联合果壳网共同推出

在北京市网信办、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共同指导下,首都互联网协会媒介融合专业委员会联合果壳网共同推出“我在科普·十九大时光”专栏,组织一批科普界一线实践者,以自身经历和体会,展示科普战线上朝气蓬勃、积极进取、砥砺奋进的发展状况。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强调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互联网+科普”并非互联网和传统科普模式的简单组合,而是互联网与新时期科普规律加成后的创新升级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这是科普行业进步的一个标志,体现了“互联网+”时代背景下更广阔的容纳度和更前沿的敏感性,更是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重要精神的生动体现。

我的科普之路

周忠和院士亲述,如何讲好“化石”的故事?

周忠和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长

大学毕业后,我开始读研究生、做科研,循规蹈矩至今。期间,断断续续地也做了一些零星的科普工作。回想过去约30年的经历,发现自己的科研生涯与科普的工作一直是交织在一起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其实是起到了相互促进的作用。做科普的过程中,有乐趣,也有困惑,做科研何尝不是如此?

这里记下一些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或许能对那些有志于从事科普工作的青年科技人员起到些许的参考作用。

一本科普杂志的故事

周忠和院士亲述,如何讲好“化石”的故事?

周忠和院士

我从事的是古生物学的研究,基础是在南京大学地质系学习古生物地层学专业求学时打下的。然而,对这一专业的一丝朦胧兴趣却可以追溯到高中时期。

1979—1982年,我在县城上高中,在此之前一直在农村生活,几乎没有条件看什么课外的书籍或杂志,当然也没有电视,更不用提网络了,最多看看政治色彩浓厚的报纸,或者听听广播。

幸运的是,我的第一位高中班主任吴凤彩老师,在当时居然为我们班定了一本杂志,叫《化石》。之所以订这本杂志,可能与吴老师大学学习的地质学专业有关。另一方面,那个年代的科普杂志本身就不多。后来我才知道《化石》杂志红火的时候,曾发行几十万本,甚至有一段时间毛泽东主席都要看这个杂志,思考人类进化的哲学问题。

偶尔翻看这本杂志,我觉得古生物还挺有趣,于是考大学的时候,就选了有机化学和古生物两个专业。关于专业选择的原因,第一个是因为觉得它可能比较有用,第二个倒是考虑了兴趣,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地质系考分要求低——那个年头,能够考上大学走出农村几乎是每一个农村家庭的梦想。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读研,毕业后留所工作,从此就没有离开过。或许是因缘巧合,我高中时看到的《化石》杂志原来就是这个研究所主办的。

20世纪90年代初,我刚刚参加工作,当时还没有现在青年科研人员那么大的压力。或许纯粹出于发表文章的虚荣和诱惑,我开始给《化石》写科普文章,曾经一度连载了好几期。记得有一次去辽宁出差时遇到当地的一位记者,同时也是化石爱好者,他看过不少我写的科普文章,见到我很诧异,原来他觉得我至少应当是五六十岁的资深研究人员了。自此我们有了很多的交往,也成为了朋友。

科研、科普与媒体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