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

涉性侵一安省婦女 滿市警員停職待查

来源:未知 作者:cpress 发布时间:2020-06-21
摘要:本報記者 一位去年來過滿市的安省婦女說她被警方逮捕後受了傷,接著於數小時後在一酒店房間內被一名休班警員性侵。 這名身份得到法庭保護的女子聲稱警員弗雷切特(R. Frechette)於
本報記者

一位去年來過滿市的安省婦女說她被警方逮捕後受了傷,接著於數小時後在一酒店房間內被一名休班警員性侵。
這名身份得到法庭保護的女子聲稱警員弗雷切特(R. Frechette)於二0一九年二月十九日凌晨下班後,開車把她從市中心的警局送到酒店。
這位四十一歲的女人在最近告訴加通社說:「他摸我的私處,然後要我把手放在他的私處上,同時不斷叫我洗澡。」
現年五十五歲的弗雷切特接受獨立調查局(BEI)的盤問後後被控一項性侵罪。 他於二0二0年二月八日被捕,逮捕令由治安法官莉波薇亞努(L. M. Lipoveanu)簽發。有關記錄顯示弗雷切特已於四月一日由律師代表出庭。
獨立調查局女發言人譚碧麗(E. Tremblay)在一電郵上確認,該局對弗雷切特的調查已完成,他已被起訴。「這是在BEI調查後被檢控的第一位滿市警員,」她說。
滿市警方不會對弗雷切特的個案發表評論,其媒體關係部門在一份未簽名的回覆電郵上說,警方「不能對具體案件發表評論,也不能確認或否認任何針對個人的調查」。
當被問及公眾是否有權知道被控性侵犯的警員是否仍在上班時,週媒體關係部門沒有回應。
但加通掌握了獨立調查局人員調查員與受害者之間的電郵往來內容,該局稱弗雷切特「已被停職及不可以使用武器。」
有關弗雷切特的指控尚未得到證實,加通社寄給他律師的短訊未有回應。法院文件顯示弗雷切特將於七月六日出庭。
投訴的女子於二0一九年二月與當時的男友前來滿市慶祝情人節。二月十八日晚他倆在市區發生激烈的爭論,四名滿市警員乘坐兩輛警車出現干預,她承認她對警方的態度抗拒及不友善,但警員也粗暴對待她,把她絆倒在地上導致臉部,頭和肩膀受傷。
她說她以前曾遭受虐待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她說:「我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以我才反應過激,而且我基本上是抗拒逮捕因為我很害怕。」
她的前男友曾被定罪不可以喝酒,所以警方逮捕了他,這女子說。她則被綁在輪椅上帶到市區一警局,獨自被關在拘留室裡。她說當時她小便失禁,同時因為與逮捕警員糾纏而瘀傷青腫。
她說她抵達時,不是逮捕官員弗雷切特在警局裡,此君多次走到拘留室稱讚她長得好看。「我對他說:'我現在有吸引力嗎?'我的衣服被扯破,頭髮散亂,妝容一塌糊塗,因為我一直在哭……我就像被關在籠子裡的動物。」
據她所說,弗雷切特如此回答:「我就喜歡這樣,我發現這樣才有吸引力。」
她說她不敢相信會發生這種事情,在談到這警員時她認為:「你應該保護我,你不應該這樣。”
弗雷切特為她帶來了牛仔褲和粉紅色短褲,她說他看著她在拘留室裡的更衣。她接著意識到自己穿的不知道那是誰的衣服,並在這警員的注視下她又脫下衣服。
她聲稱他竟然評論她的生殖器,並表達想做愛的渴望。
這名女子被拘留了幾個小時後,在凌晨約五時左右弗雷切特離帶她開了她的拘留室和警局。她說她發現自己站在二月寒冷的外面,身上沒有衣服而且身無分文。在馬路對面,一輛小汽車的頭燈在閃爍,上了車後她看見弗雷切特一個人坐在方向盤前,並告訴她那是他的私人座駕。「他說他會送我回酒店,我說好的但心裡不知如何是好。」
她說到了酒店他跟著她進入房間。「他試圖叫我洗澡,」她說。 「並且舔我,他想要和我上床睡覺。」
她說她還記得他用力拉她的手到大腿之間,並不斷觸摸她的身體。「他不斷重複說:我有家室,我會被解僱,我會被解僱。於是我說:你為什麼在這裡? 」
據她所說,當晚對於他的求愛她不曾答應過,並補充道她只是感到被困惑不想激怒他。
「我的大腦拒絕接受所發生的一切。我知道他對我的所作為,他舔著我的脖子嗅我的體味,實在真令人噁心。」 但她不記得曾與弗雷切特發生過性關係。
過了一段時間後-她說不知多久-她開始拳擊自己大腿並大喊大叫。 又過了不久之後,她說他終於離開了。
自事發生以來,這位單身母親說她害怕離開家外出。 「此事毀滅我的一生,」她說, 因此她想挺身而出,幫助其他有類似經歷的婦女。
在講述自己的遭遇時她說:「這並不容易,但是我必須重新振作起來。」
责任编辑:c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