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

家暴案和平保障書 似乎難保護受害者

来源:未知 作者:華僑時報 发布时间:2020-03-16
摘要:本報記者 本省婦女收容所的負責人說,去年十二月柯拉芙(D. Khellaf)和兩名兒子遇害一事引發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即在保護婦女和兒童免受家暴方面,和平保障書( peace bonds)的有效
本報記者

本省婦女收容所的負責人說,去年十二月柯拉芙(D. Khellaf)和兩名兒子遇害一事引發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即在保護婦女和兒童免受家暴方面,和平保障書( peace bonds)的有效程度如何。
滿市Shield of Athena婦女緊急避難所的行政主任卡瑪特蘿絲(M. Kamateros)說:「目前我不相信這是保護受害者的最佳方案。」
柯拉芙的前同居人伊薩德(N. Yssaad)因二0一八年八月曾被控兩項施暴罪名。但到了去年十二月這些指控被撤銷,伊薩德根據刑事法第八一0條款簽署了和平保障書。
他被勒令不得與柯拉芙聯絡,並要遠離她的家及工作場所,除非與兒子一起探望,此舉為法庭所批准。
本省婦女收容所聯會主席莫娜特絲(M. Monastesse)說:「我想她當時以為自己很安全,但這只是一種幻想。”
伊薩德簽署和平保障書不到不到一星期後,警方在滿市東區的四十二歲柯拉芙家中發現她和兩名兒子艾斯基爾(Askil)亞當(Adam)的屍體。在發現屍體的前一天晚上,伊薩德在滿市東北七十公里的Joliette市自殺。
如果警方懷疑是家暴,則有權對被捕時的肇事者施加條件,其中可能包括禁止接觸受害人,要求提供新地址以及交出任何涉嫌用來犯案的槍支。
檢控官有時會同意撤銷刑事指控,以換取被告簽署和平保障書,原因是沒有足夠的證據可訴諸法院,通常是因為受害人擔心被告可能會傷害她不敢出庭指證。
在這種情況下,被指控的肇事者不會認罪,但仍須在法庭上承認受害者有的理由感到恐懼。
卡瑪特蘿絲說,受害者可能不願指證的原因不盡相同,但暴力循環可能與兩者的關係有關。「她們可能仍然愛施暴者,可能仍然希望問題是可以解決的,家庭希望團聚,也有可能不希望他留下犯罪記錄。她們可能承受來自家人和社區的壓力,所以不提出指控。」
檢控官查特朗(C. H. Chartrand)說,和平保障書旨在確保受害人的安全。為了評估風險水平,檢控官與會見負責受害人檔案的專門社工,一起努力尋找最適合的條件。
有些條件是強制性的,例如禁止擁有武器,但律師可以發揮其創意。如果存在酗酒問題,則所謂的濫用者的病情還可能須戒酒或接受相關治療。
但查特朗承認沒有一個系統是完美的。「我們沒有水晶球,不能預測所有情況。」
他鼓勵受害者無論事情多麼瑣碎,都應立即向警方舉報。
違反和平保障書的任何人都將根據刑事法第八一0條款起訴,後果可能包括入獄。
查特朗說,坐牢可能不會對所有罪犯都起威懾作用,但是對於沒有案底的普通人來說,坐這通常會產生影響。「對於從未進過監獄的人來說,在監獄裡過幾天會產生心理上的影響,令他們記得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
警方回應家暴電話時,通常應按照兩頁的問卷盤查。這問卷有助警員確定發生何事,並評估肇事者所構成的危險程度。
莫娜特絲說:「當他們使用這工具時,就可以評估這是一場普通口角還是涉及家暴。」儘管省公共安全部已下令所有警察部門使用這問卷,但莫娜特絲指出由於缺乏培訓或缺乏指導,事情往往並非總是這樣。「這些就是我們在安全網絡中所看到的漏洞。”
她懷疑警方是否在柯拉芙一案中是否有使用問卷。
鄰居們說在謀殺案發生前的幾個月裡,警方幾次拜訪了死者在Pointe-aux-Trembles區的住所,莫娜特絲說,似乎柯拉芙沒有被轉到附近的收容所,否則她可能得到幫助。
她說,如果柯拉芙做到這一點,收容所的社工就能夠評估她前伴侶所構成的風險,因此收容所,警方,檢控官和社工之間需要加強合作。「我們要參與這些評估,」她說。「雖然需要時間,但可以挽救生命。」
莫娜特絲還認為在涉及違反條件場合裡,警方給予了嫌疑犯太多的餘地。
即使簽署了和平保障書,而嫌疑犯也同意不與的受害人通訊或聯繫,但許多人繼續通過短訊,電郵或信件恐嚇或騷擾受害人。「當嫌疑犯不斷說,我需要妳回來,我愛你,他們在電話裡哭泣,這可能是非常危險的情況。」
甚至有一些婦女還被跟踪。
莫娜特絲說,至於什麼構成違規行為都由警方決定。她又講述了一個女人在後院發現前男友後報警的故事,此君一直在向她發送死亡威脅。「警方說,他只在後院盡頭站著,我們能做到很有限。怎會這樣?我們很想知道什麼才能構成預理由?」
如果在違反條件警方又干預的情況下,嫌疑犯會感到他們還有繼續騷擾受害人的餘地,有時候,這底線會不斷被超越,直到導致企圖謀殺或出人命為止,娜特絲說。
本省的家暴應對政策準則之一是使嫌疑犯對其行為負責,並了解其行為帶來的後果。
在安省,莫娜特絲這些對策受到該省司法部密切監視。嫌疑犯必須完成完成整個程序,並且負責程序的人員必須對司法部負責。「如果他們發現危險信息,就必須報告。」
至於本省,由保健和社會服務部負責監督計劃,但沒有跟進嫌疑犯的標準規劃,她說。。
在柯拉芙一案中,和平保障書不包括任何要求伊薩德定期接受憤怒治療的條件或其他措施,以跟進他的暴行是否能受到控制。
卡瑪特蘿絲說就她而言,當局應該意識到受害人在決定離開嫌疑犯的的最危險時期。
她和莫娜特絲都認為,對家暴必須有更嚴厲的懲罰。「連聯邦政府也沒有明文規定家暴一種犯罪行為,」她說。
刑法的其他部分也適用,但卡瑪特蘿絲說據她所知,會被定罪的嫌疑犯很少。
她覺得法院選擇和平保障書未免操之過急。「這只是對某些武夫起嚇阻作用,但並非所有暴力男都乖乖就範。」
檢控官查特朗則表示,他希望看到更多民眾舉報家暴力行為。當聽到鄰家發出的可疑聲音或目睹朋友圈中有人受虐,越來越多的人願意干預或撥911報警,他說。
即使受害人不想指證,其他證人還是可以代勞,這可以阻止受害人的生活陷入惡性循環。「面對一個長期被視為私事的問題,我認為我們應該具有這種集體責任感。」
责任编辑:華僑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