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

橙色海嘯基礎崩潰 新民主黨打回原形

来源:未知 作者:華僑時報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本報記者 新民主黨花了十二年的時間在本建立了強大的政治影響,如今目睹它崩潰了。在二00七年秋天的聯邦補選中,前省自由黨政府內閣部長穆爾凱(T. Mulcair)在一個大家都認為市聯
本報記者

新民主黨花了十二年的時間在本建立了強大的政治影響,如今目睹它崩潰了。在二00七年秋天的聯邦補選中,前省自由黨政府內閣部長穆爾凱(T.  Mulcair)在一個大家都認為市聯邦自由新民主黨贏得第一個席位。
從這滿市前哨站開始,新民主黨逐漸為四年後的橙色海嘯奠定基礎。二0一一當這場海嘯掀起時,新民主黨在本省的席位一下子暴增至五十九個。然而在二0一五年那場大選橙色海嘯威力不再,該黨在本省的席位減少到十六個,但得票仍接近近四分之一。
到了今年十月廿一日,氣球中的最後一點空氣似乎也流失了:在本省只剩一一個席位打回原形,得票亦僅佔全省百分之十一。
在本省不少選區裡,該黨被魁人政團(Bloc Québécois)遠遠拋在後面,這主獨政黨抄襲了前景聯盟黨(CAQ)省政府的保守民族主義綱領大部分內容。在其他選區中特別是在滿市,新民主黨有輸給聯邦自由黨。
本省左傾選民廿二日一覺醒來,對新民主黨在本省的前景感到擔憂。
「這太糟糕了,」曾任該黨顧問的進步通訊公司MediaStyle的創始人卡普斯迪(I. Capstick)說。 「有沒有解決的辦法?還沒有,不會這麼快。」
結果並不令人驚訝,據主流傳媒的民調顯示,自二0一七年五月以來,該黨在本省的支持率從未超過百分廿。過了不久,外觀宗教色彩鮮明的辛格(J. Singh)取代了穆爾凱成為黨魁。
穆爾凱會說流利雙語,長期以來一直是本省政治舞台上的焦點。持懷疑態度的人認為,辛格是佩戴禮儀匕首的錫克教徒,將很難與一個世俗主義省份的選民交流。
當本省政府今春頒布立法禁止具有權威地位的公務員(例如教師和政府律師)穿戴宗教服飾後,辛格的任務更加複雜。儘管抗議活動和法律挑戰聲稱這法例歧視,但21法令仍然很受歡迎。

艱難選擇
新民主黨選舉時許多選區活動都在滿市和魁市之間的半農村地區,偏偏這些地方的世俗主義法例支持率最高。
在競選活動的第一天,省長黎高特(F. Legault)要求所有聯邦政黨領導人保證不干預21法令,辛格將顯然面臨艱難的選擇。
他選擇跨越這個問題,但又明確表示不贊成這法例,同時暗示新民主黨會不支持法院對其提出質疑,聲稱該它屬於省管轄範圍。
對于本省的一些進步主義者來說,這聽起來像是辛格先要把他們的蛋糕也吃掉。
滿市反種族主義活動家·托蕾絲(E. Torres)說:「受到21法令影響並遭受批評的人有不少質疑說,他怎麼戴著宗教頭巾又不過問?他對此竟然膽怯……實在令人震驚。」戴著頭巾的托蕾絲在去年代表左傾魁北克團結黨參加省選失敗,據聞她是這場省選首名戴穆斯林頭巾的候選人。
她認為涉及21法令的爭議在本省釋放了一種本土形式的政治民粹主義,尤其是在社媒上,所以有色人種及文化社區成員候選人當選並不容易。「對我來說,這是同一回事。有好些人……人們說不應該當民選官員。」 她說。「對他們來說總是很難接受。」
卡普斯迪說,但是新民主黨的戰略專家們可能想製作吸引本省七十八選區的信息,從卻犯了錯誤。
他說,儘管淡化了對21法令的評論,辛格未能與滿地可選民和國內其他地區選民建立聯繫。「由於他們很想與魁省人取得聯繫,辛格卻對21法令手下留情。」
「看看在卑詩省失去的席位數量,不要告訴我那不是上好的話題。」
一位新民主黨候選人本人也承認,選民在集會期間經常提到辛格的頭巾和21法令。
杜塞特(P. L. Dusseault)說:「他真的很想與人保持交流,但在這情況下肯定沒有幫助。」此君黨初靠橙色海嘯當選,十月廿一日以些微選票差距輸給自由黨候選人。

缺乏忠誠
不過杜塞特仍為其領導人對21法令採取的立場辯護。「這法例如今在本省法院審理的,聯邦政府的確沒有任何管轄權,」他說。
「他的立場可能太以法律為重,但卻是正確的。」
對於許多新民主黨支持者來說,十月廿一的選舉結果令人更難過的是幾位該黨的國會議員下馬,這些議員當年都是在橙色海嘯中意外獲勝,後來建立了強大的本地支持票基。
在競選期間,三河市國會議員奧賓(R. Aubin)被他的魁人政團對手稱讚「表現出色」,但還是輸了。
布蘿索(R. E. Brousseau)二0一一年空降Berthier-Maskinongé選區並莫名其妙贏得席位。她稍後設法提高自己的法語水平,努力研究農業問題,並於二0一五年再成功連任。如今她的席位也被魁人政團奪走。
杜塞特當時只有十九歲,剛剛讀完大學一年級,也是因為橙色海嘯到了下議院。他努力工作及在二0一五贏得下一個任期,十月廿一日那天他輸了但比對手只少六百票票。「對我們來說仍然是一個很好的結果,並說明了過去八年來我們的辛勤工作沒白費,」他說。
曾擔任新民主黨全國主任及當過穆爾凱首席秘書的貝朗耶(K. Bélanger)說,該黨該以「愛心與關懷」來對待落敗的國會議員。「贏得選舉的關鍵因素之一是靠選票獲得知名度。」他說。 「這些前國會議員有更大的機會回來及獲勝。」
貝朗耶又說,整個西方世界的政黨忠誠度正在下降。選民對他們的代表不再那麼耐心,反而更喜歡酸他們,從這場大選到下一場其忠誠度也會大轉變。
「這種流動性,缺乏忠誠的態度使任何政黨都帶來希望,」 他說。「當他們準備好切換時就另選對象。」
责任编辑:華僑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