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习近平  詩詞
热门TAG标签:

配合美國試驗洗腦 受害者家人告政府

来源:未知 作者:華僑時報 发布时间:2019-03-12
摘要:本報記者 我們這個看起來光鮮文明的國家曾經歷過一段黑暗可恥的時期,大約在半個多世紀前,即上世紀的四十到六十年代。 第一起喪盡天良的事故就是所謂的杜普烈斯孤兒(Duplessis
本報記者

我們這個看起來光鮮文明的國家曾經歷過一段黑暗可恥的時期,大約在半個多世紀前,即上世紀的四十到六十年代。
第一起喪盡天良的事故就是所謂的杜普烈斯孤兒(Duplessis Orphans),不少孤兒院的無辜兒童因為有人想獲得更多政府津貼,刻意把他們送到精神病院充當病人,令他們飽受身心虐待一生盡毀。到了廿一世紀初,他們才等到省府遲來的道歉以及一點金錢補償。
另一起就是洗腦實驗醜聞。實在難以想像從一九四八到一九六四年,我們加拿大人在某強權的眼中也許和做實驗用的天竺鼠差不多。
當史媞兒(A. Steel)年僅四歲半時,她母親珍(Jean)被送到麥基爾大學Allan紀念醫院(是皇家維利亞醫院的一部份)精神科接受治療,她患的應該是產後抑鬱症。
當時只有卅三歲性格外向的珍平時喜歡運動和應酬。她在上述醫院治療多個月回來後,似乎變成了行屍走肉。她不再向自己唯一的孩子表露任何情感,經常一個人坐在暗處亂塗亂寫。她不再抱史媞兒,一直到死都是這樣。
「童年的我非常孤單,」史媞兒說。「我自己一個人在房裏,我母親總是坐在添黑的角落裏。」
替珍醫病的是卡默隆(D. E. Cameron)醫生,一位當時德高望重的精神科專家。後來才知道,從一九四八到一九六四年間此君向先後讓數百名病人服食大量致幻的藥物,重複施加電療及讓病聽數十萬次字或短句的錄音,設法去掉病人的「自我」,等於進行洗腦後再重建新思維。

涉中情局
卡默隆這些「試驗」的經費源自聯邦政府,但有部份是美國的中央情報局提供,後者當時是北美大陸這類思想控制實驗的金主。
就在今年二月十三日,史媞兒、拉芭波(M. Rappaport)和約四十名其他卡默隆病人的家人聯袂到高等法庭要求准許他們提告,向皇家維多利亞醫院、麥基爾大學保健中心及聯邦政府索取每個家庭一百萬元(八十五萬元身心和十五萬元懲戒性)賠償。
控狀說卡默隆的研究經費部份源自一九四八到一九四八年其國家保健福利部門的四筆撥款,合共十六萬二千二百零六元,相當於如今的一百六十九萬六千三百五十元。
「這種具破壞性的删除自我治療對病人造成永久性傷害,」控狀說。「被告們都知道後果,仍然一意孤行,批准...這些由卡默隆醫生進行的治療。」
上述提告如獲接納在兩年內將在法庭審聽或庭外和解,律師史汀(A. Stein)說。在此之前約三個星期,消費法律團體(Consumer Law Group)曾代受害者親人向同樣的原告,以久美國政府尋求款客会不詳的賠償。有超過二百位親人在控狀上簽名,史汀說,並強調這些親人可以參加兩場訴訟。
就在一九九二年,聯邦保守黨政府同意向卡默隆的七十七名受害人支付十萬元「非因法律義務」和解費。自那時起,史媞兒和其他幾個家庭在不需要商量和解的情況下,和聯邦政府對薄公堂亦勝訴。

美拒置評
受害者家人於去年合力成立了對抗政府虐待僅存者聯盟(SAAGA)這團體,以鞏固他們的法律追索權。
杜魯多政府在一則聲明上表示正研究這訴訟申請個案。
「聯邦政府會對受害者和其家人採取公平及關懷的回應,」司法部發言麥利歐(I. McLeod)說。「在這場合裏,政府理解接受删除自我治療受害人所經歷的痛苦,以及其受害人所蒙受以衝擊,同時已採取行動向他們提供援助。
「聯邦政府曾要求第三者庫柏(G. T. H. Cooper)對卡默隆醫生一九五0到一九六五年所進行的删除自我個案進行公審。於一九八六年出爐的庫柏報告結論聯邦毋須負上任何法律或道德責任。
麥基爾大學保健中心承認上世紀五十和六十年代卡默隆在其Allan紀念醫院進行有關實驗,但不會為其行為負責任。
美國司法部拒絕置評。
「這是我國政府有史以來的黑暗一章,我想看到某種形式的一次過道歉和賠償,」史媞兒說。「這些人都被當天竺鼠來使用。」
「從第一天起我國政府就設法隱瞒,他們對待這些病是何等野蠻。我認為該為終身受苦的受害和他們的家庭討回公道,沒有任何病人康復離開那醫院,他們的病情只會變本加厲。」
责任编辑:華僑時報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