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习近平  詩詞
热门TAG标签:

失蹤男子屍體尋獲 等了十年才知身份

来源:未知 作者:華僑時報 发布时间:2018-11-04
摘要:本報記者 聯邦海岸防衛隊的巡邏艇人員在滿市東北卅公里Vareness區聖羅倫河中最先發現那具男屍。 他們趕忙捞起帶到十幾公里外Vercheres市一小碼頭。那時仍稱為Surete municipal de Ste-Julie的
本報記者

聯邦海岸防衛隊的巡邏艇人員在滿市東北卅公里Vareness區聖羅倫河中最先發現那具男屍。
他們趕忙捞起帶到十幾公里外Vercheres市一小碼頭。那時仍稱為Surete municipal de Ste-Julie的當地警方接到通知後派了兩名警員前來。由於岸邊聚集了約卅名好奇居民,所以警員把屍體移到另一個較清淨的碼頭進行調查。
那是一名年約卅歲的男子,深色頭髮但身上沒有證件。他穿了件長袖毛衣及一件Levi's牌子的牛仔夾克,還有褪色的牛仔褲,灰色襪子及黑色的遠足靴子。
兩名警員用一張黄色的救護被子蓋住屍體及等卅分鐘,停屍間人員才抵達把屍體載走。那一天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廿二日。
接下來的廿年,男屍依然不知是誰,只有一個A-123076的編號,報告也只以「Vercheres市無名男子」稱之。
也是一九九八年找到男屍前後這段時問裏,離Vercheres市不到一小時的滿市Rosemont區有一家人也為另一個疑團所困擾:他們的失蹤兒子到底身在何方?
葛拉薇(C. Gravel)和艾諾德(C. Arnaud)向滿市警方申報他們領養的廿一歲兒子皮埃馬登(Pierre-Martin於一九九八年情人節三天後不見了。

一直等候
在長達十九年裏這家人一直在等候皮埃馬登的消息,可惜音訊杳然。他們以為他想遠離家人或因難以理解的理由消失了。他們還是希望他會回來,所以不敢更換地址和電話。就算出外擔心,他绳生怕會錯過和他團聚的機會。
直至去年九月某週五,省警高級沙展韋烈(J. F. Veillette)比對無名屍和未偵破失蹤案的資料後,在皮埃馬登家人的電話留言機上留下口訊。他說他想和他們見面,是和他們的兒子有關。
葛拉薇聽了留言後有點遲疑,因為她需要時間平復心情,但當天晚上她還是回覆韋烈。
章烈告知他的消息好壞參半,但在見面前不想多說。他們在接下來那個週二見面,他親自上面拜訪。
到了那天,葛拉薇又請了都當社工的弟弟和弟媳來。當眾人聚集在飯桌前時,韋烈說他相信已找到他們的失蹤兒子,接著又公示了上述男屍的毛衣、褲子和靴子的照片,葛拉薇立即認出那是兒子的遺物。
「我已經等了廿年了,」她說。「我想我要看一下。」
韋烈接著又拿出另一張照片,那是男屍被發現時的模樣。雖然有點發漲,但憑著其顎線和臉頰,葛拉薇肯定那是她的孩子。一名法醫說冬天冰凍的河水有助保持這屍體的外觀。

無法查明
韋烈又讓她看最後的照片,是躺在桌子上的皮埃馬登遺體,現場的人再也沒有任何懷疑,都認為就是他。
至於發生了何事,韋烈告訴這家人他相信皮埃馬登有可能從Jacques-Cartier大橋跳下,並設法解釋屍體早在一九九八年找到為何廿年來無法查明身份的前因後果。
葛拉薇還記那天韋烈帶來愛兒的耗噩後她心裏那種茫然若失的感覺。「他們在兩個月後就找到他,我卻要等多廿年才知道?」她問。「廿年的等待,結果是噩耗而已,廿年被蒙在鼓裏!」
為何要等這麼久?到底出了什麼錯,現在似乎難以追究。
直至去年,滿市警方仍未關閉這檔案,包含廿多頁警方的手寫筆記和通訊紀錄。
這份文件敘述了一場偏離方向的搜查行動,曾核對過滿市的失蹤人口報告,卻依然毫無頭緒,例如Vaudreuil市一名青年失蹤的案件,以及兩名下落不明的滿市男子,就是沒皮埃馬登的份兒。
「經過檢證,」一九九八年四月廿七日的一份警方報告說。「我獲悉此案已解決,失蹤者已尋回,所以顯然不是我們那具男屍。」
另一份八月的報告又說:「據回答我電話的分局同僚說,本案仍未偵破。他安排我向調查員求證,此君卻說檔案已關閉。」

不能解釋
警方打算將死者的牙齒紀錄放在本省牙醫刋物上,但一名法醫於一九九九年規勸:「這不會有幫助的,因為牙醫不會跟進此事。」
Surete municipal de Ste-Julie警隊於二00四年解體,並和鄰近城鎮簽了協議另創一混合警隊,稱為Regie intermunicipale de police Richelieu St-Laurent。
雖然當時科技比不上現在,但警員犯錯也不應姑息,這警隊的總督察白朗(Y. Parent)說。這正是為何警員們竭盡所能查出一九九八年那男屍身份的原因。
「不幸的是我們找不到任何聯繫,顯然不是我們能力所及。」
在找到男屍那一天,Ste-Julie警方通知了方圓八十公里內的其他警隊,包括滿市警方在內(那時叫做滿地可城鎮社區警方)。
滿市警方不能解釋為何沒把皮埃馬登失蹤案扯在一起,反而扯上其他。其發言人安格雷(E. Anglade)說調查人員比對滿市三宗失蹤案件,發現沒有吻合之處。「我們知道對這家人來說廿年是漫長歲月,」他說。「在剛失蹤時,我們使用了廿年前所有能夠找到的科技和調查技巧,可惜我們的搜查沒有結果。」
责任编辑:華僑時報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