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央行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

反移民穆斯林團體 女性成員正在增加

来源:未知 作者:華僑時報 发布时间:2017-10-09
摘要:‧本報記者 越來越多婦女加入本省的極右團體,例如LEVIS市一名女髮型師,偶而會穿上她的STORM ALLIANCE毛衣替客人剪髮或染髮。 另一名以加入LA MEUTE為榮的婦女則在ST PAULIN市開了一間餐
         ‧本報記者
  越來越多婦女加入本省的極右團體,例如LEVIS市一名女髮型師,偶而會穿上她的STORM ALLIANCE毛衣替客人剪髮或染髮。
  另一名以加入LA MEUTE為榮的婦女則在ST – PAULIN市開了一間餐館,售賣六塊九毛的特價午餐,週六晚還有OK助興。
  此外,一名家在ST – JEAN – SUR – RICHELIEU的女子當了LA MEUTE的新秘書兼會計,是第一名出席這極右團體委會會議的女成員,儘管衹昰做筆記及付帳單。
  她們三人,可以說是越來越多女性加入本省極右組織的縮影。就在這些團體的所謂示威行動中,女性的臉孔越來越常見,包括在LACOLLE邊界和魁市的反移民和穆斯林現場。
  參加LACOLLE邊界由STORM ALLIANCE發起的示威行動後,一群自稱是「死硬派女魁北克人」(LES IRREDUCTIBLES QUEBECOISES)的婦女本週二在省議院外面遊行及野餐,以反對政府的政策和「穆斯林入侵。」
  到底是甚麼吸引這些婦女加入通常都是白人男性佔多的極右團體?對這些團體來說,到底有何意義?
  婦女一直都躲在極右團體的陰影裡,專家說她們隨著這些團體移向較主流的舞台後,也陸續在人們的眼前亮相。

今非昔比
  上世紀二十年代左右,美國阿肯色州有一群婦女自行成立她們的三K黨分支WKKK。在全美有五十萬成員的WKKK曾參加三K黨的遊行和社會活動,但因為是女性不獲承認是三K黨的一部份。
  在接近一百年的時光裡,像STORMFRONT和史班瑟(R. SPENCER)的「極右」組織及白人至上團體仍然「厭惡」女人或至少男女各司各職,而女人的天職是生兒育女。
  我國一些最新的極右團體如「自豪男孩」(THE PROUD BOYS)和國民衛隊(THE NATIONAL GUARD)等,也衹限男人加入,儘管後者也參加了STORM ALLIANCE在LACOLLE邊界所發起的示威行動。
  但據滿市預防激進造成暴力中心的研究主任杜科爾(B. DUCOL)說,其他團體卻放下身段,似乎對婦女沒那麼抗拒。
  「極右政黨和LA MEUTE及STORM ALLIANCE這些團體都出現了婦女化的現象,女性臉孔越來越常見。」杜科爾說。
  在歐洲,婦女甚至是好幾個極右團體的領袖,包括法國的國民前線(FRONT NATIONAL),自勒嬪(M. LE PEN)繼承其父親職位後這十年裡,女性選票多了接近二成。
  「上世紀三十年代極右派婦女須呆在家裡煮飯及養育子女,她們今天卻肩負了雖不是婦解但仍然和婦權有關的使命。」

想正常化
  在魁市,她們要解放婦女的面紗及保護她們免受壓迫,聽起來似乎合理。杜科爾說。
  「但這不是捍衛所有婦女的權利,衹是西方婦女,衹限於某類婦權模式。據她們的想法,披面紗等於受壓迫,這會構成排外和種族歧視心態。」
  拉娃大學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研究主任甘芭娜(A. CAMPANA)說,這些團體仍然由男性支配,但其中一些已調整它們的訊息,以便迎合現狀及擴充他們的地盤。
  它們心裡的「怨氣」包括有系統種族歧視公聽,以及披了TURBAN頭巾的聯邦新民主黨領袖候選人辛格(J. SINGH),還有來自美國邊界的「非法」移民和有人想在此推行伊斯蘭教法等。
  「婦女通常都不會和我們談論這些事情,不想因為她們的政治理念而被定了型。」甘芭娜說。「但如今成為某個極右團體成員應該沒甚麼偏差,因為我們已正常化這些團體,而它們也知道如果要引起共鳴,則必須關注婦女。」
  以LA MEUTE為例,甚至為女成員開設自衛術班。甘芭娜說這些團體善於利用人們一些武斷的觀念,巧妙地把排斥穆斯林打造成為婦權而鬥爭。
  她和杜科爾異口同聲說,本省的極右組織的女性成員增加現象,和我國他區不遑多讓。

滿腹怨氣
  這和本省的婦權鬥爭的區別就是,後者偏向抗拒天主教堂的壓迫,而參加極右團體婦女擔心的可能是伊斯蘭教法。
  和週一遊行有關的宣傳視頻以一些本省女英雄的黑白照片開始,如嘉絲干(T. CASGRAIN),以及黎維克(R. LEVESQUE)執政時的本省記者及內閣部長芭耶媞(L. PAYETTE)。
  接下來就是如今的女英雄,包括梨娃(J. RIVARD)這名在車上對著聯邦總理杜魯多及省長高依拉(P. COUILLARD)咆哮並拍下過程放上YOUTUBE的GATINEAU市婦女。
  繼而是一名身上衹披了歐洲旗的白人女子,身上有一對對棕色的手在撕破這面旗。視頻的標題竟然是波蘭文,寫了:「伊斯蘭強姦歐洲」。
  數名LA MEUTE或STORM ALLIANCE的女成員,包括那名髮型師及餐館老闆,都不願和訪問她們的主流傳媒透露加入極右組織的原因。
  至於LA MEUTE的女秘書瓦葉(M. VOYER),則不諱言因為察覺自己的權利不斷遭受政府踐踏,例如103動議損害她的自由表達權。(103動議主張聯邦政府譴責伊斯蘭恐懼症,有系統種族歧視及深入查究這些問題。)
  「死硬派女魁北克人」的施雯(M. SYLVAIN)說,自由黨和猶太伊斯蘭教勾結,跨國公司入侵及自一九七五年後生活質素大不如常,魁北克人已淪為少數,都是她加入的原因。
责任编辑:華僑時報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