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看呐!这个1856年的“印第安少女”在玩手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2-10
摘要:一个半世纪以来,《印第安少女》这座雕像向世人呈现的是一名手拿十字架的女性美洲原住民。然而,这种形象从某

看呐!这个1856年的“印第安少女”在玩手机

一个半世纪以来,《印第安少女》这座雕像向世人呈现的是一名手拿十字架的女性美洲原住民。然而,这种形象从某一刻开始却悄然发生了变化......

几年前的一天,艾尔·麦克唐纳(Al MacDonell)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随意浏览,无意间走到了美国馆一个偏僻角落的展厅,一座孤独的雕像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一个站立的半裸女子,她正在琢磨自己右手上的一个十字架。这是麦克唐纳第一次看到这件作品,然而却瞬间受到了触动。

“我还记得自己走进那个展厅,看到了她,马上就笑了出来,”麦克唐纳说道。

这个759号展厅主要展出托马斯·科尔(Thomas Coles)以及1835年至1850年间引领美国艺术界潮流的哈德逊河画派(Hudson River School)其他成员的作品。然而从这座半裸雕像身上,麦克唐纳却看出了某些不属于艺术家原本意图的东西。这个女子形象的雕像被安置在一块纤薄的基座上,表现了人物入迷时的静谧一刻,她手上拿着的是一个小十字架。不过,麦克唐纳当时觉得她像是在低头看手机。这个想法是如此强烈,他忍不住询问了展厅里另一名陌生女士的意见,以查证是否只有他是这样想的。

“这件作品有没有什么地方让你觉得很奇怪?”他问道。

“她在看手机!”那位女士笑着说。

麦克唐纳拿出iPhone,给雕像拍了一张照片。

看呐!这个1856年的“印第安少女”在玩手机

我走进展厅的时候,十几个孩子在两名成年监护人的带领下,呈半月形坐在这座5英尺高的大理石雕像脚下,他们似乎正在进行小学实地考察,而这一站的参观正临近尾声。据我观察,那些孩子在参观时没有分心去看他们的手机,这恐怕大大有悖于很多老一辈的人对于如今年轻人的印象。

相反,在这座雕像面前(它由艺术家手工雕刻,年代远在手机和电力出现之前)孩子们完全沉浸其中,几乎目不转睛。在作品完成之后的一个半世纪里,《印第安少女》看起来向世人呈现的是一名手拿十字架的女性美洲原住民,她对一种来自外部世界、可能侵蚀心灵的力量着了迷。在某个时刻,这发生了变化。

1894年,前纽约州州长、美国参议员兼帕尔默的赞助人汉密尔顿·费什(Hamilton Fish)将《印第安少女》捐赠给了大都会博物馆,此后该雕像就一直在这里展览。《印第安少女》是帕尔默第一次尝试塑造全身女子形象,他在写给费什的一封信中解释了自己的创作意图,即表现一名年轻女性原住民“无精打采地在森林里闲逛,收集鸟的羽毛”,然后突然间碰到了一个来自外部世界的东西。

第一次看到这样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标志物,「印第安少女」投注到它上面的视线带着惊奇和怜悯。她关注的不是左手上的羽毛,而是某个明显不属于自己家园的东西,一个她在漫步林中时发现的、来自欧洲的奇怪图腾。正如帕尔默所写:

她垂下的左手拿着羽毛,那是她以前崇拜的事物,我在这里希望传达的想法是,她在一定程度上抛弃了野性,因为她找到了更高、更深刻的指示,也就是她抬起的右手所持的十字架。

在美国馆中负责该雕像的策展人塞耶·托尔斯(Thayer Tolles)告诉我,这个姿态“象征着让美洲原住民皈依基督教的持续努力”。

看呐!这个1856年的“印第安少女”在玩手机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