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公司

来自“王庆坨”的质疑: ofo是搅局者和欠款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09
摘要:小黄车ofo格外牵动天津王庆坨单车厂家的神经。在这些传统自行车生产商的眼中,ofo的形象充满矛盾和对立,ofo不仅

来自“王庆坨”的质疑: ofo是搅局者和欠款者?


本报记者 卢晓、于玉金 天津报道

小黄车ofo格外牵动天津王庆坨单车厂家的神经。

在这些传统自行车生产商的眼中,ofo的形象充满矛盾和对立,ofo不仅砸下大单让他们赚钱,也拖欠了供应商的货款,同时以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还是单车行业的搅局者。

让王庆坨单车厂商爱恨交织的共享单车企业已经进入行业寒冬。摩拜和ofo何时合并的消息也屡屡被热议。12月7日,ofo传出将拿到10亿美元融资的消息,但蚂蚁金服对哈罗单车的最新投资,则可能意味着共享单车战局还有两强合并之外的路可选。

拖欠货款引来的麻烦

12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到达王庆坨调查时,多家单车企业厂商反映ofo拖欠当地供应商的货款,而欠款周期据称长达半年。

一家单车企业的副总经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们行业为ofo做加工的组装厂都停了,ofo现在欠着加工厂的钱。”而另一家单车企业的销售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据他了解,现在给ofo做的同行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拿到款。“现在ofo在好多大厂压了不少钱。做着做着资金就跟不上了。”

这位销售负责人对记者透露,ofo与天津大型自行车厂富士达和飞鸽都签订了协议,富士达是全部自己做,飞鸽是外包出来做。“飞鸽将零部件调配好,让外包工厂组装,王庆坨这边应该是有一两个厂在给ofo做。”

收不到钱的小黄车占据了供应商大量资金。有王庆坨的单车企业人士指着一辆共享单车给《华夏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车架55元,烤漆30元,免充气胎是50多元,车把30多元,锁、车筐、轮盘、车圈、轴皮加上组装的人工成本等,普通的车都要200多块钱,小黄车的成本最低价也要350元/辆。”

不过,天津富士达集团乐骑科技有限公司CEO孙昊日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共享单车企业的付款都在合同时效内完成,付款的时间基本都正常。据记者了解,富士达的共享单车客户有ofo、哈罗单车等。而近日富士达还跟蚂蚁金服一同参与了哈罗单车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

事实上,此前便有消息称,ofo从11月底开始暂停对供应商付款。而ofo和摩拜在11月底还传出因市场扩张成本高企,两家单车企业资金告急,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的消息。传闻还称,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而对上游单车厂商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两家公司随后都紧急发出声明,称用户押金退还顺利。

有王庆坨的共享单车企业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称,共享单车订单一般是先付一部分定金,发车打全款。但订单下的越大,与供应链厂家商定的账期一般就能越长。

不过,针对这些生厂商的质疑,12月8日,ofo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有序运转,一切正常。

另一个身份:搅局者

ofo的订单下得确实够大。

一家早期曾给ofo做过车的单车企业老板对《华夏时报》记者称,其就做过一批ofo订单。“ofo一单就是10万辆,一个月交不了10万辆,它就不看你的工厂了,会认为你没这规模。”

小黄车让王庆坨的单车企业们赚了不少快钱。上述企业老板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小黄车的配置都是指定的,要求严格,包括每个零部件的规格系数基本做的都是大的品牌零件商,所以价格压得比较低。他当时做的小黄车成本是289元,“我们给ofo做,一辆车就赚6块钱。但它单子下的大,10万辆就赚60万。”而他做国外客户,一单最多才能赚一两万。

但在王庆坨单车企业的眼中,以ofo为代表的共享单车的另一身份,还是单车市场的搅局者。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