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习近平  詩詞
热门TAG标签:新闻抄袭历史周末

【周末】新闻抄袭历史(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9-02-12
摘要:第三部分:三国魏晋南北朝 正面新闻也不好写啊 做新闻不容易,批评人容易被人找上门来说「严重失实」,跟你没完

第三部分:三国魏晋南北朝

正面新闻也不好写啊

做新闻不容易,批评人容易被人找上门来说「严重失实」,跟你没完;批评包子容易被拘留,说你造假。不如夸夸人,唱唱高调,歌颂一下大好形势,好处多多。所以很多大腕记者们要么走向褒扬典型人物的发展道路,要么堕落成发点关系小稿维系人脉。

但正面新闻就那么好写么?那也是技术活啊,不是光舍得抡词就行的。夸谁不夸谁、每个人夸到什么层次,那是相当微妙相当难拿,一句话要讲政治。很多文人以为自己文采飞扬脑瓜灵动,动了心思走这条捷径,最后,往往死得很难看。

比如袁宏,魏晋时候的大才子,「少有逸才,文章绝丽,机对辩速」,作文倚马可待,且著作等身。曾经在大将军桓温手下当笔杆子。

东晋成立后,袁才子想用夸人来买点人脉,于是自发地作了一篇正面报道《东征赋》,歌颂晋国跨过长江以图建设新江东的事迹,并列举了各过江名贤的功德,狠狠地夸赞了一番。

被夸的诸位有没有念他的好,我们不知道。但史书记载有两个没被夸到的人怒了,一个就是他的老板桓温。桓温的父亲桓彝也是过江建立新晋国的开国元勋之一,但《东征赋》里没有记载他。

与袁宏十分要好的伏滔也在桓府任职,苦苦劝他添写进去,袁宏却笑而不答。桓温知道这件事之后,十分气愤,一次出游归来,桓温命袁宏与自己同坐一辆车,乘机问袁宏:「听说你最近写了篇《东征赋》,里面称赞了许多先贤,却为什么没有写我父亲呢?」袁宏还真是才子,马上在肚子里写了几句,然后回答:「对尊公称谓并不敢随便议论。其实我早已打好了腹稿,只是没有告诉你,也没有张扬罢了。」桓温追问:「那你准备为我父亲写上哪些辞句呢?」袁宏立即回答说:「风鉴散朗,或搜或引,身虽可亡,道不可损,宣城之节,信义为允啊!」

史书上说,桓温听了之后,感动得流下了眼泪。鬼才信,都是官场上混的人,能被你个小聪明给忽悠过去?一个是公开发行的报道,一个是私下里的恭维,这里面的差别,谁看不出来?

同样的事情不久又重演一次,陶侃的儿子胡奴,有一次趁袁宏来访,将其骗到屋里,忽然间掏出刀来架在袁宏脖子上,逼问他为何在正面报道中不报道自己的父亲,大功臣陶侃。袁宏当时吓得不轻,还好肚子里有货,马上反应:「我夸过你爹啊,怎么会没有?」然后背诵了一段:「精金百汰,在割能断,功以济时,职思静乱,长沙之勋,为史所赞。」胡奴将信将疑,把刀收了起来。

袁宏为什么不写这两个有权有势的人?他不就是为了夸人买好么?第一步都走了,多迈几步,有什么区别呢?这就是袁宏的不讲政治啊!毕竟是个文人,多少还有点新闻理想,即便夸人,也还总想忠于一下自己的看法。殊不知夸人这事,是有规矩的:什么级别的人用什么样的词,什么级别的人用什么样的篇幅,那都是有固定标准的,伟大的杰出的卓越的久经考验的……那能是乱用的么?

因为革命的不够彻底,袁宏最终聪明反被聪明误。虽然桓温看重他的才能,写公文写战书缺不了他,但始终没有给他升迁,眼看着马屁精伏滔日渐高升,袁宏心情郁闷,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死的。直到桓温死后,他才终于有了个太守的官当。但没当多久就去世了,终年48岁。

金枝玉孽

「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这是我的人生目标。

现在需要补充一个定语「和平年代的」。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