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习近平  詩詞

借出《祭侄文稿》赴日展览 台北故宫“惹恼”两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9-01-16
摘要:根据日本方面的安排,从今天起这份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的国宝就要对外展出了。有人担心,日本方面能妥善保

借出《祭侄文稿》赴日展览 台北故宫“惹恼”两

东京国立博物馆关于颜真卿《祭侄文稿》展出的海报

近日,台北故宫博物院(以下简称“台北故宫”)将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单方面借给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一事,引发海峡两岸网友批评。因为《祭侄文稿》已经有近1400年的历史,每一次移动对它都有伤害,这次从台湾远渡重洋赴日展出也难免受到损伤。根据日本方面的安排,从今天起这份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的国宝就要对外展出了。有人担心,日本方面能妥善保管我们的国宝吗?

两件国宝在台湾已10年未展出

《祭侄文稿》全称《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是颜真卿50岁时书就的。它与王羲之的《兰亭序》、苏轼的《黄州寒食帖》并称“天下三大行书”,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

《祭侄文稿》的珍贵还在于它背后的历史故事: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禄山兵变直捣京城,颜真卿堂兄颜杲卿及其子颜季明作为整个华北的唯一抵抗力量,镇守常山郡(今河北省正定县),颜氏一门30余口被害,两年后,颜真卿收复常山郡,才命人在河北寻得颜季明仅剩的一具头颅。与气定神闲泼墨挥就的书法作品不同,写《祭侄文稿》时的颜真卿,面对着被残忍杀害的侄子遗骸,潦草的字迹透露他内心的悲戚。200多字承载的不仅是颜真卿对家人惨死的伤痛之情,更有对家国不复的悲恸之感。因此,这件书法作品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艺术价值和精神价值。

据媒体报道,除颜真卿《祭侄文稿》外,此次出借的文物作品还有怀素《自叙帖》、褚遂良《黄绢本兰亭卷》,以及李公麟《五马图卷》,每一件文物都非常珍贵。

即使在台湾,颜真卿《祭侄文稿》和怀素《自叙帖》也已10年没展出。《祭侄文稿》上次展出是在2008年,海外展则是1997年在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展出。岛内民众质疑:“在台湾都看不到的国宝,为何突然送到日本展出,而且连个公开说明会都没有?”

这样的国宝“展一次伤一次”

此次文物出借之所以令众多网民担忧,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文物保护。粗略算来,《祭侄文稿》面世已近1400年。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祭侄文稿》和《自叙帖》都被台当局核定为“国宝”。考虑到书画的脆弱性,台北故宫1984年起陆续精选出70件名作列为限展品,规定每次仅能展出42天,展后须休息三年以上,其中就包括上述两件文物。

对于此次国宝外借展览,台北故宫回应称“这是在三年前就谈定的交流展”。但这个说法遭到时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冯明珠的否认。经她查实,《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国立博物馆是前任院长林正仪2018年5月敲定的。关于东京博物馆将出借什么展品给台北故宫,现任院长陈其南也表示“还在谈”。

此外,有台湾文博界人士表示,《祭侄文稿》和《自叙帖》皆为唐朝的作品,距今已逾千年。这类纸本文物,本身就极脆弱、极易损,可谓展一次伤一次。文化交流确实重要,但未必要出借《祭侄文稿》这种国宝等级的文物。

《祭侄文稿》将在单独房间里展览

就颜真卿《祭侄文稿》借给日本展出,有可能给文物造成伤害一事,有大陆记者致电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对方工作人员回应称:《祭侄文稿》将被放置在玻璃柜中,平摊陈列;游客可以在指定区域隔着玻璃柜对《祭侄文稿》拍照,但不能开闪光灯。不过,东京国立博物馆方面后来补充回应称,《祭侄文稿》届时将会在单独的房间里,装在玻璃柜中进行展示。游客是禁止对其进行拍照的,只有拥有许可的媒体记者可以进行拍照,并且不能使用闪光灯。”

日方上述安排是否会对《祭侄文稿》造成伤害?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