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

华平股份上演“宫斗”连续剧 二股东举报实控人腾挪资产?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4-25
摘要:华平股份上演“宫斗”连续剧 二股东举报实控人腾挪资产?

华平股份上演“宫斗”连续剧 二股东举报实控人腾挪资产?   时间:2018年04月24日 14:28:12 中财网    

华平股份上演“宫斗”连续剧 二股东举报实控人腾挪资产?


  又是一起上市公司股东间的“内斗”。

  4月23日下午,华平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平股份”,300074.SZ)第二大股东熊模昌向上海证监局举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刘氏家族,称实控人将华平股份持有的“被市场广泛认可”的易弹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简称“易弹科技”)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之后再几经转手,易弹科技又回到实控人的控制之下。熊模昌举报称,华平股份的实控人在董事、监事的协助下,通过贱卖上市公司资产的方式,转移上市公司资产到实控人自己名下,以达到侵占资产的目的,损害了上市公司的利益,也损害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媒体记者了解到,熊模昌和刘氏家族曾经亲如一家人,“我妈妈待他如亲儿子一般。”华平股份董事长刘炎之子、刘晓露告诉记者,熊模昌一开始就跟着刘氏一家打拼,也是上市公司的创始者之一。

  关于二股东举报大股东是为了争夺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的说法,刘晓露并不避讳,他反到告诉记者,他们一家认为,熊模昌只是冲在前面的一杆枪,真正想要抢夺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是躲在熊背后的团队或者资本。

  华平股份方面则向媒体记者回应称,熊模昌的举报不属实。

  实控人有没有转移资产?

  2016年12月5日,华平股份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临时)会议同意将华平股份持有的易弹科技25.6551%的股权以3418万元转让给上海傅宏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傅宏”);华平股份独立董事发表独立意见,认为“本次股权转让价格定价公允,不存在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审议、决策程序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表决程序合法、有效”;华平股份第三届监事会第二十二次(临时)会议同意本次交易,监事会“认为本次交易不存在损害公司和全体股东利益的情形”。

  熊模昌在向上海证监局的举报中称,其事后深入调查发现,在华平股份出售易弹科技股权前1个月,国内著名券商直投机构上海东方证券创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东方创投”)对易弹科技进行股权投资,其对易弹科技的估值为人民币10亿元。华平股份出售子公司易弹科技股权一年内,其他投资者对易弹科技核心资产的估值更是达到了人民币15亿元,远高于华平股份出售易弹科技股权时对易弹科技的估值。

  其次,上海傅宏注册资本仅为10万元,自然人股东乐刚持股100%,自成立后至今未实际运营。举报称,乐刚与华平股份董事奚峰伟、实际控制人刘氏家族有密切的关联关系。“乐刚一直和奚峰伟在跑华平股份的农村医疗。”熊模昌告诉媒体记者,他认为刘氏家族隐瞒了其与收购方的关联关系,将上市公司资产低价转让给了关联方。

  举报称,2017年9月27日易弹科技又将其唯一的核心资产易弹乐器100%股权转让给森兰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简称“森兰信息”)。而森兰信息2017年9月19日成立时,刘晓露持有66.88%股权,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炎之女刘晓丹持有森兰信息8.96%股权,为公司董事。目前,刘晓露持有森兰信息64.80%股权,仍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晓丹持有森兰信息8.68%股权,仍为森兰科技董事。

  熊模昌称,从工商信息可见,华平股份实控人刘晓露、刘晓丹兄妹为森兰信息实控人。易弹科技通过这样一轮转让,最后核心资产还是回到刘氏家族手上,却已经低价从上市公司转移。因此举报就是希望监管部门展开调查,维护投资者权益。

  除上海证监局外,熊模昌也向上海经侦进行了举报,但被告知“先到证监局举报”。熊模昌称,上海证监局受理了他的举报,但没有给出回执,至于接收举报材料的证监局人员名字和职务,熊模昌称“没有问”。

  华平股份反驳“不存利益输送”

  华平股份董事长刘炎,一如既往没有接听电话,也没有对外做出任何回应。

  对于熊模昌的举报,华平股份董秘唐晓云向媒体记者发来官方回复,其中对于乐刚的身份,华平股份称刘焱、刘晓露与乐刚不认识,上市公司将易弹科技股权转让给上海傅宏的交易,是由公司投资部负责洽谈,刘晓露和刘焱并未就易弹科技转让事宜与乐刚进行过任何联系。

  所谓对易弹科技10亿和15亿的估值,华平股份称,东方创投是风险投资,风险投资的估值本身存在很大波动,不同的时点以及不同的投资人看到的价值都可能不同,风险投资的估值方法本身就有别于资产评估机构的评估方法。2016年11月,东方创投就因易弹科技部分创始人及多个核心人员离职触发撤资条件,从而跟易弹科技签订了《撤资协议》并撤回了相关投资。当时,正是鉴于一方面易弹科技持续亏损,可能拖累上市公司业绩;另一方面投资方撤资,所以公司才决定出售易弹科技的股权。“实际上东方创投只是前期投了2000万,易弹科技2016年亏损2900多万,2017年也是亏损2900多万,如果不剥离,反而会影响到上市公司业绩。”刘晓露说。

  据华平股份给出的数据,2017年4月经审计易弹科技净利润约-2917.64万元。

  森兰信息是由刘晓露和易弹科技原先的一些员工共同出资1个亿,于2017年9月新设立的一家公司。易弹科技和森兰信息同属于刘晓露控制的企业,但两者的产品和商业模式都不同。易弹科技主要从事面向家庭娱乐的智慧钢琴业务,属于2C业务,产品是智慧钢琴,前期投入很大,一直在试错,寻找方向,产品销量很低,目前易弹科技无追加投资,处于歇业状态;而森兰信息的产品是以智慧电子钢琴和音乐教室为主,主要面向学校、培训机构等客户,属于2B业务,可以说在产品和商业模式上跟易弹科技都有很大的改变,但目前仍处于持续投入的研发阶段,尚未盈利。

  刘晓露告诉记者,在熊模昌和刘氏家族出现纷争后,其辞去了华平股份的职务,创立森兰信息。因为易弹科技市场面不佳,实际上自己等于是另起炉灶重新来过,所以易弹乐器和易弹科技并没有太大关系,跟上市公司也无关。

  2017年11月,珠海领中九州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与森兰信息签订了《增资协议》,是以投前3亿的估值对森兰信息进行增资。扣除新增注册资本1亿后,实际估值为2亿元,是对森兰信息的新产品和新商业模式的估值。

  谁要抢夺上市公司控制权?

  熊模昌和刘氏家族的纷争,爆发于2018年1月下旬,源头始于2017年年底的一场股权转让。

  2017年12月13日,华平股份实控人刘焱、刘晓丹、刘海兰将持有7337.14万股股份(占比13.52%)以8.07亿元转让给智汇科技投资(深圳)有限公司(简称“智汇科技”)。同时,刘焱、刘晓露将所持2586.78万股股份(占比4.77%)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智汇科技。按照其转让股份后的有关部署,包括年届75岁的董事长刘焱在内的10位董监高在2018年1月18日悉数辞职后,新的董监事成员将在2月2日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选举产生。

  然而,持股9.78%的华平股份二股东熊模昌对此安排却提出质疑,并在1月22日一口气提名9位董监事候选人。2018年1月30日,原本辞职的董监高决定撤回12天前的辞职申请,继续掌管董事会,原定召开的股东大会也被取消。为此华平股份专门公告,承认“由于熊模昌提出的增补董事、监事候选人的临时提案可能会对刘焱、刘晓丹、刘海兰与智汇科技的股权转让交易产生影响,公司可能涉及控制权之争。”

  刘晓露告诉记者,熊模昌是最早跟着其母亲刘炎和其一起干事的员工之一。虽然熊只是一个大专生,工作能力上并不突出,但埋头肯干,腿脚勤快,因此亲如一家,创立华平股份直到上市,熊都一直参与其中,“用熟不用生嘛。”

  对于熊模昌的突然发难,在刘氏家族看来,原因是熊私底下炒股致亏损严重,因此想掌控上市公司,通过资本运作来弥补自己的损失。但刘晓露也表示,按照多年来刘氏家族对熊的了解,其并不是一个有能力可以干出这些事来的人,熊近期的“疯狂”举动,似乎是受人操控,被逼行事。但刘晓露无法说明,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熊。熊模昌坚持用微信接受采访,其没有回应和刘氏家族的关系,只对举报本身坚称“未保护中小股东利益。”

  监管部门对熊模昌的举报是否会作出反应,华平股份实控人对举报后续会如何应对,是否是有背后的势力在左右熊模昌以期夺得上市公司控制权,本报也将继续关注。(华.夏.时.报)

  中财网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