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发顺丰  蓝狐  央行  詩詞  习近平

陈数:戏剧可能不赚钱、不出名,但我觉得可以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0-22
摘要:“观众的审美不断变化,我觉得这部戏很适合在当下中国上演。”陈数解释,自己并不是在输出价值观或完成工作,

陈数:戏剧可能不赚钱、不出名,但我觉得可以

艾鲡达是对自我的反观,不过多牵扯与外部世界的对抗,这个主题更具备永恒性,不会受地域和文化的影响。(受访者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0月19日《南方周末》)

话剧《海上夫人》末尾,女主角艾鲡达的衣服由蓝色换成黑色,这个“海洋动物”或许变成了“陆地动物”。艾鲡达是灯塔守护人的女儿,自幼生长在海边。父亲去世后,她嫁给医生凡戈尔,搬迁到峡湾地区。她始终不适应内陆生活,一度犹豫是否按约跟随一位船员离开峡湾。

1888年底,易卜生出版了《海上夫人》的剧本。相较于此前的《玩偶之家》《人民公敌》等现实主义作品,《海上夫人》备受争议,被评论界说成“一个病态的故事”。后来,美国百老汇将其搬上舞台,票房惨淡。

艾鲡达性格执着,在抉择面前心理波动极大。她的困境似乎很难赢得观众的好感。“艾鲡达只能在峡湾找到跟海洋有关的东西,还能远远地从山顶看到那边的海。但这跟她生活在灯塔时不一样,对她来说,峡湾不是真正的海洋。”演员陈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7年9月初,话剧《海上夫人》开始在上海、北京等城市巡演,陈数饰演艾鲡达,出品人和导演分别是演员靳东和舞蹈家王媛媛。这是《海上夫人》首次在中国公演,观众的反响异常热烈。

“观众的审美不断变化,我觉得这部戏很适合在当下中国上演。”陈数解释,自己并不是在输出价值观或完成工作,“而是希望观众看戏剧有一个思辨过程”。

《海上夫人》极具诗意与象征色彩,对女性追求幸福的描摹,超越了作者易卜生的年代。在正式排练之前,陈数曾在微博上引用易卜生的名言:“在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是孤独地只靠自己站着的人。”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你的内心首先是会感觉苍凉的。那是一种巨大的孤独。但是反之,正因为有了人生的阅历,你会觉得应该坦然接受这种孤独,因为这才是生命最真实的东西。”陈数说道。

这个时间点在中国上演是适合的

南方周末:这部一百多年前的戏剧具有什么现实意义?

陈数:伟大的剧作家站在时代前沿,当然也是孤独的,太超前了。那时可能没那么多观众理解作品真正的意义,很多批评声音反而觉得它太不像当时的戏剧作品。它具有象征意义,每个角色其实都代表一个族群或一类人,每一个角色身上都呈现了非常主流的人物特点。比如医生凡戈尔,他从事什么职业并不重要,只是一个令人觉得稳重、信任的形象。为什么不是屠夫呢?那他的性格马上就变了。

南方周末:艾鲡达这个角色与你有什么相通之处?

陈数:对我来说,这个角色更大程度上是文学化的。《海上夫人》具有象征主义色彩,不是标准的戏剧文本。艾鲡达这个角色有辐射性,可以和观众做一种无形的交流。正因为剧作有大量的象征主义和留白部分,我们给出了一个开放性结局,带动观众思考。这个主题在当下表演,跟观众互动是对的,早十年不适合做,更何况1888年首演的时候,你想那得有多惨。那时候的观众和艺术表现手段都不能支持这个剧本,这个时间点在中国上演是适合的。

南方周末:海是剧里的主要意象,你怎样理解?

陈数:海洋可以象征女性变幻丰富的内心世界、情绪起伏,对未知世界的的探寻。它还代表着一种绝对的自由。对于艾鲡达这种个性的女人,如果没有特别的引导,戏中有几处会令中国观众比较难迅速感受。相较于西方一些沿海国家,我们不是一个完整意义的海洋性国家,对于海洋的了解和向往跟剧本是不同步的。剧里始终强调峡湾、灯塔,中国人也不熟悉。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