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5000万票房的《暴裂无声》 是起跑线,还是天花板(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4-19
摘要:许多青年导演对自身的风格定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 在资本和市场的裹挟下,保持专心创作这样的基本条件,对一名收入

许多青年导演对自身的风格定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在资本和市场的裹挟下,保持专心创作这样的基本条件,对一名收入并不高的青年导演来说或许已经是极大的考验。

每一种风格的导演都需要找到核心的受众,比如《暴裂无声》,主打的就是喜欢忻钰坤上一部作品《心迷宫》的观众,亲切的柚子认为,青年导演应该抓住自己的核心观众群体,“像伍迪·艾伦这样的导演,一年一部,成本也都不高,也是世界大导演。包括蔡明亮,也能通过固定的观众,在国际影坛上获得很高的艺术成就。”

但面对中国电影市场急剧增长的需求,以及资本带来尝试大制作的机会,有不少导演都在前几部作品还未定型时就尝试了转型。《Hello!树先生》导演韩杰与《美姐》导演郝杰,分别在个人风格强烈的影片获得肯定后,选择拍摄了纯商业制作的《解忧杂货店》和《我的青春期》,口碑、票房双输。

5000万票房的《暴裂无声》 是起跑线,还是天花板

《解忧杂货店》

绝大多数业内人士都没有明确评论他们的转型,认为“这只是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高一天认为,现在资本与创作者的合作关系太复杂了,跟性格、选择、资本属性都有关。现在还不能用个例去判断群体。起码从韩杰导演的《解忧杂货店》来说,作品是真诚的。

可惜,目前的市场,从业人员普遍的专业性,还没有进步到能够让青年导演和资本进行和谐相处的水平。王红卫认为,创作者和资本就像是一个婆媳关系,电影就是那个两头为难的傻儿子,但如果定下来一起生活,目标既有交集也有分歧,要么看谁打赢,要么看谁以退为进。现在不存在相处的规则,解决问题的唯一法宝是专业度,双方越专业,越容易解决难题。这些都没办法在教学中去解决。

周子阳便是在跟冬春影业的合作中,将《老兽》完成的。他认为,青年导演跟资本进行合作,需要做到“彼此敬重,有些事要坚持自己的立场,但也需要有技巧地进行沟通,不要硬来,相互柔和一点,同时也要学会隐忍”。

在批评中成长,也是青年导演迈向成熟的重要方式之一。不过,对青年导演而言十分重要的批评体系,在内地也完全没有建立起来。互联网的“降权”,让观影反馈大众化,“真诚的语境”,是高一天认为能够帮助青年导演获得启发的前提。杨城认为,好的批评生态,对只能靠作品说话的青年导演尤其重要,但内地整个批评生态太差。现在青年导演主要跟同行进行交流和总结,每个人都要想清楚自己喜欢的方向,重要的是自己要反思,毕竟有这么多好的作品在前面,有差距还是能明显看出来。

在这一点上,忻钰坤想得很明白。《暴裂无声》上映后,随着口碑上升,也少不了负面评价。忻钰坤说:“我们收集到一些言之有物的看法,但大量的观影经验,也让有的人思维固化,当看到影片不属于已有的模式后就觉得有问题。有人说像韩国电影,但在中国这样表达的极少,我们觉得有必要将这个社会话题给观众呈现。同样的像弱肉强食的概念,可能有的人觉得是多年来的议题,但大家真的有在大银幕上看到这样的电影吗?在大氛围里让观众看到这些产生的话题,跟私下其他渠道看到所带来的力量是不同的。我不会认为这是陈词滥调,恰恰是觉得这样的电影太少了。”

5000万票房的《暴裂无声》 是起跑线,还是天花板

王红卫(左)与忻钰坤

青年导演自身的生活体验太少,或许是他们这一代人没有突破第五代、第六代导演上限的最后一个原因。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