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

在朝鲜做生意:刀口舔血,偶尔还会割到舌头...(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1-03
摘要:他说:你看,这些车都是在这等着拉这批货的,已经到了三天了。 如果这次任务完不成,我的脑袋就掉了。我的3000吨钢材已经在南埔港开始装船了。船名

他说:你看,这些车都是在这等着拉这批货的,已经到了三天了。如果这次任务完不成,我的脑袋就掉了。我的3000吨钢材已经在南埔港开始装船了。船名是XX号,价值70多万美元的货全部给你。从来都是我先给你发货,怎么就这次你先发一次难道就不行吗?在这种生死关头,你还强调是谁先违约,你还算什么哥们儿?

看到姜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的样子,我问姜:“你还有多少的时间”?

姜说:“最长不能超过10天,如果超过10天,即使货到了,加工成皮带也来不及了。那样我就死定了”。

我说:“那好吧,我明天答复你”。

回来后的当天晚上电话通知平壤的朋友,明天第一时间赶到南埔港,看看是否有XX号船在装钢材。

中午时分,传真过来了:南埔港上确有XX号船在装钢材。发货人和收货人不详。

从下午开始我们一直研究到深夜。

讨论究竟发不发货。

会上我的两个朝鲜族翻译已经急的情绪激动了。

他们说:姜社长从来都是讲信用的,从来都是先给我们发货,这次如果他交不上货,这么大的政治任务让他给耽误了,朝鲜可不惯孩子,肯定掉脑袋了。我们说什么也应该发货。

朝鲜族翻译尽管是中国人,但在一些重大的利益问题上他们往往倾向于朝鲜。

朝鲜是个单一民族的国家。

他们把中国的朝鲜族都视为他们的同胞。

我带朝鲜族翻译去朝鲜,与朝鲜客户见面握手的时候,他们向我的翻译说:“欢迎你回祖国来”。

我笑着问翻译:你到底是中国人还是朝鲜人?

翻译回答说:在中国我就是中国人,在朝鲜我还是朝鲜人。

由此可见他们之间有民族主义的倾向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用了4个翻译,朝鲜族和汉族的各两个。

以防止出现一些偏差。

我们讨论的交点是这次究竟会不会是一个骗局。

反复斟酌,却又找不出可疑的迹象,姜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兵工厂的车在等着拉货是真的。

3000吨钢材,南埔港的船在装货是真的。

大家一起分析,如果不交货,我们真的有可能失去姜这个朋友,也失去这个客户。

对今后来讲,这对我们是个很大的损失。如果交了货,最坏的可能,就是钢材不过来。

那我们就损失惨重了。公司可能会因此破产。

不过也有人提出,即使出现了这种情况,就姜和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关系,姜绝对会有个说法的。

凭姜的能力,在今后别的的贸易中也能把这笔款还上。

权衡再三,我想,如果我们现在不发货,姜真的被处理了,那我们就对不起姜了。

如果真的象姜说的,为这件事情掉了脑袋,那我不得负疚一辈子呀?

我从踏入社会那天起,没做过对不起朋友的事情。

在朋友有难的时候,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而不帮朋友,也不符合我做人的原则呀。

假如我们发了货,钢材没过来,那是姜对不起我们了。

认可别人对不起我,我也不能对不起别人。

最后的关头,我的道德观驱使我做出了这样的决策。

决定还是发货。

保住朋友,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连夜发传真,10天之内交货。当即通知工厂开始加工。

由于时间太紧,工厂召开了动员会,所有工人吃住在工厂,24小时倒班。

我公司的全体人员也到工厂去,做后勤保障和监督质量。

我们都盯在工厂里7天没回家。

全力以赴昼夜奋战赶了一个星期,全部货物加工完毕。

第八天运到了新义州。

在新义州等了10多天的兵工厂的那个军官,胡子都长的挺长了。

看见货到了高兴的跳了起来。姜更是热烈的和我拥抱。

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为了你这个脑袋,我就差没把我的脑袋给你了。

姜拍着胸口说:我们的亲兄弟的一样,钢材很快就到。

货发出去了,姜回平壤复命。

可钢材却迟迟不到。

一个月过去了,姜毫无音讯,我们每天催问的传真也没有回音。

朋友去南埔港查看,那条船早已不知去向。

在朝鲜做生意:刀口舔血,偶尔还会割到舌头...

无言的结局

公司上下都处在沮丧之中。这时候,我表面上还保持着镇静,可嘴上却也泛起了水泡。

因为这次发货我已经倾囊而出了,如果血本无归,公司将难以为继。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又能怨谁呢?

就在这个时候,姜社长发来了传真:近日到丹东面洽。

大家失落的心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姜社长过江后还和往常一样,直接到我们公司来。

和他一同过来的有金部长。姜说他的工作已经调动了。

商社的工作由金部长接替。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