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九龙人看九龙镇

九龙人看九龙镇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8-08
摘要:三山两槽中有个九龙镇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境内,明月山、铜锣山、华蓥山三条山脉平行排列,形成三山两槽的特殊

三山两槽中 有个九龙镇

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境内,明月山、铜锣山、华蓥山三条山脉平行排列,形成三山两槽的特殊地形。九龙镇位于邻水县东槽的东南端,大洪湖库区中下游西岸,系邻水县与重庆市渝北区、长寿区交界的集贸重镇。

上世纪八十年代,邻水县编有乡土地理教材,开篇第一句就是:邻水地形,三山两槽,九龙丰禾,鱼米之乡。我1985年师范毕业,在那个尚未完全脱离温饱的年代,冲这鱼米之乡来到九龙石鼓,1988年又随夫调入新合学校至今。

那时,九龙区辖石鼓、新合、九龙、仁和(现黎家)、幺滩(现御临)、雷公(现合入御临镇)、风垭七个乡镇,1995年撤区并乡,新合、石鼓、九龙合并成立九龙镇,我就名副其实成了九龙人。

2019年12月,风垭乡也合并到九龙镇来。如今,九龙幅员面积87.6平方公里,场镇面积3.5平方公里,辖5个社区,14个村,户籍人口7万余人,场镇常住人口近4万人。

九龙鱼米之乡名不虚传,区域内大部分属平坝地区,少部分是丘陵地带,以种植水稻、玉米为主,渠塘养鱼及水禽。民以食为天,自古以来,九龙农村都沿袭种养模式。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九龙场镇就一条街,从头走到尾不足200米,常住居民不过几千人,房屋大部分是架子房、土坯房,低矮、陈旧。供销社、综合商店以及制造农机的铁木社,这些国营和集体单位稍稍气派一点,但都是平房。九龙中学、初中、小学几个校区建有一些砖瓦教学楼,也是很多年前的土瓦房,破破烂烂。泥土操场,一到下雨天,到处坑坑洼洼,一脚踩下去,很深一个脚印。九龙中学的前身是慎修私立中学,系解放前夕九龙民主人士冯滋生所建,但凡上了年纪的九龙人都知道。冯滋生办学的义举,被作为佳话传颂了几代人。此校历经几十年的沧桑,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大部分房屋已摇摇欲坠,但还是被用作教师的宿舍。

乡村房屋都是土瓦房,很多一大家子人挤在又破又小的房屋里,阴暗、潮湿,甚至有的家徒四壁。

古称九龙场为邻水四十八场之首,九龙镇是邻水东槽的商贸重镇,离邻水和重庆城区较近,历来是邻水面向重庆开放发展的前沿阵地,辐射带动渝邻交界周边近10个乡镇约20万人。

改革开放前,物资匮乏,商品单一,加上经济落后,人们连温饱都没有解决,更谈不上追求什么时尚。一到赶场天,方圆几十里的乡下人都把农副产品挑到九龙场来卖,换点称盐打油的钱。一条又短又狭窄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乡下人大多挑着担子,更显拥挤。街上讨价还价的吵闹声震耳欲聋,随处听到挑着农货的男人大叫:“遛起!遛起!扁担掇背。”一不留神,肩上的扁担真的把人家撞了。被撞的人怎肯罢休?好事之人又一阵围观和煽动,就引起一阵推攘,甚至斗殴,狭窄的街道更加拥挤混乱。小孩子挤得脚不着地,稍小的孩童被挤得、吓得哇哇大哭。趁混乱之际,扒手有了下手的机会。不时有人大叫,“快点抓住那个摸包匠!”一大群人大叫,追赶,钱被盗的人哭天抢地,卖点鸡鸭蛋或粮食可怜兮兮的一点钱,一家人还等着急用呢?令旁人跟着咂舌同情。

乡村,农民为争田边地角,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破口大骂、打架斗殴,偷鸡摸狗之事也屡见不鲜。

那时九龙街道没有公共厕所,人们内急了,就在街道的巷子里大小便,所以,有几条小巷子名字就叫“尿巷子”。经过那几个地带,很远都能闻到刺鼻的尿臭。街道尚且如此,农村脏乱差就更不用说了。

那时,很多家庭连电视都没有,更不用说其它电器,但供电量还是不够,不管城镇还是乡村,经常停电。由于电力不足,多数时候六十瓦的电灯光也如星光一样昏暗。特别是一到夏天,用电量稍大,电表就被烧,只有靠蜡烛、煤油灯照明。农村没有自来水,祖祖辈辈都在老井里挑水,如果遇到干旱,人们就到处找水吃。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