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儿子,永和,未成年人,父母,沙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12
摘要:冰点特稿第1185期 野火烧过永和桥 2018年11月,在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的法庭上,张力哭了。 她刚刚18岁,两条麻花

  沉默的刘祥先是辍学,后来很少回家。斗殴发生前,刘祥已经多次出去打架,他曾因打架被拘留35天,有一次甚至被打得住院,刘庆国几次劝说儿子,也无济于事。

  刘庆国觉得,儿子走到今天,错在自己与他沟通太少。他很少陪儿子,不开家长会,也不过问学业。老师打电话来,问他为什么不去开家长会。刘庆国说,“我们家都没有哪个读好的。”

  他向记者连连叹气,“我不懂怎么教养小孩,我这方面真的有错。”

  相比之下,李宽的妈妈王凤对儿子的成长更关心。这个进城务工的家庭完整,9口人挤在出租屋里。儿子出事后,她整日哭。

  每天5点半,王凤夫妇从家出发,骑着摩托车,去几十公里外的工地上干活儿。有时回到家,已到晚上9点。他们希望儿子好好读书,但儿子初一就开始旷课,父亲用拳头解决问题。

  斗殴发生时,李宽从看守所出来不久——因偷电动车电瓶,他在里面待了7个月。那会儿因偷电瓶被抓到派出所时,王凤还在工地,她以为“没那么严重”,一晚上没去派出所。

  有时,李宽天黑不回家,王凤问儿子为什么不回来,“他说干吗回来,挨老爸骂。”

  后来和儿子一起被判刑的几个少年,王凤早就认识。这些年轻人常常来家里玩。王凤也没怎么在意,他们看起来都很乖,吃饭时,她一个个嘱咐不能去打架,他们都答应得很好,连连点头。

  她不知道儿子早在2016年就建了一个QQ群,还成为这个群的“大哥”和群主。一位参与者说,加入其中,是为了不被欺负,“听说这个群很厉害,如果被欺负,可以找这里帮我出头。”

  7

  判刑后,有些人的妈妈埋怨王凤,“你儿子叫我儿子去打架,我儿子才白白去(监狱)两三年。”

  有个被判刑的年轻人已经20岁了,法庭上,家属说,“他还是小孩子,别人叫去,他有什么错。”费昌祥说,这种心态在他审理的案件中很普遍,“只要发生过错,家长都认为是别人叫去的,自己家孩子根本不懂事。”

  这种教育观令费昌祥痛恨,“这不仅是漠视法律,也是漠视别人。”

  在皮艺军看来,进城务工人员在就业、子女受教育等方面无法享受与城市人同等的权利,“责任意识也非常淡薄。”

  皮艺军认为,相比城市孩子,进城务工人员子女面临家庭、辍学、经济等各方面的压力,“家长没有沟通能力,没有时间与他们沟通,学校无法对他们进行管束,他们在整个社会处于边缘状态。”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李玫瑾教授认为,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主要问题来源于家庭,但家庭问题不应简单归结为父母的教育错误,应当关注底层群体的生存处境,“我们一直要求父母要好好教育孩子,可是我们给父母留出多少教育的时间?那些生活底层的人,为了生存都已经很艰难,很多婚姻关系都不完整,没有家庭生活,孩子怎么能正常?”

 6/8   6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