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发顺丰  央行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

重庆当年公务人员的“出国服”,全是九龙定制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1
摘要:重庆晨报记者马拉报道学艺九龙原来只是群林商场的服装车间,1960年代初搬到和平电影院附近。1978年,群林决定恢复

重庆当年公务人员的“出国服”,全是九龙定制

重庆当年公务人员的“出国服”,全是九龙定制

  重庆晨报记者 马拉 报道

  学艺

  九龙原来只是群林商场的服装车间,1960年代初搬到和平电影院附近。1978年,群林决定恢复九龙这个老字号,就起用当年创下九龙牌子的老板陆振亚搞经营。刘富强说:“解放后九龙没有了,陆振亚一直在群林站柜台。”

  裁缝行有一句吐槽的老话,叫“吃不完的线疙瘩,穿不完的针鼻子”,刘富强就跟九龙这帮老师傅们各学其艺,为以后当厂长打下了全面的基础。“1979年,九龙和群林分家。陆振亚就呆在九龙。”

  卖衣服,由于布料的伸缩性,最常碰到的问题是顾客觉得这里长了点,那里短了点。“陆振亚教我,顾客要是觉得裤子长了点?好办,你把两个裤腿四个底边重叠拢起拢起比,马上就要短5分;裤子短了点?好说,单层一拉,马上就长5分,莫说5分,8分都拉得出来。布料的长短是可以拉出来的,他很有东西。但这并不是欺骗顾客,因为纺织品经纬本身就有走展,几分长短,并不影响穿着。”

  董浩然师傅是九龙的接待和比量大师。九龙除了做批量成衣的流水线车间,还有一个单体车间做私人定制。解放初期的市领导曹荻秋、任白戈,后来的鲁大东、余跃泽,都来九龙做过衣服。有一次,市里面有个官员来九龙做一套中山装,取货时穿在身上,又挺拔又合身,但他老婆有点挑剔,硬说肩膀宽了5分。“董师傅用画粉把她觉得宽的5分画出来,说,好好,我给你改,一周以后来取。”

  这种差几分本来可以忽略不计,要是送去车间回炉,私人定制的师傅们都是艺高脾气大,他们要骂人,说这种是“操分分派的”,但有时又不得不送回去。但这次,董师傅没送。

  “到第6天,衣服还挂在那里,还没送去车间改,我都急了,董师傅说不急不急,看我的。只见他把衣服上画粉画的印子用湿布揩了,放在垫肩枕上,用熨斗一汽,布料就收缩,再用干布一逼,说行了。第二天,那个人和老婆准时来取,一试穿,刚好,赞不绝口:你们九龙的技术确实好。”

  裁缝行还有一句老话,叫“要学裁缝先学扯”,暗示了布料经纬先天伸缩性的行业秘密。从陆振亚到董浩然,九龙这些老师傅都是深谙此道的大师。刘富强从中学到很多东西,布料如此,人生也这样。

  危机

  刘富强现在身穿一件休闲服,是他自己在商场随便挑选的。布料和做工都还可以,但现在衣服上的扣子全用钉扣机钉成,一根线,一扯就落。他买回一时手痒,老裁缝脾性未改,该出手时就出手,扣子全部剪了重钉。

  他记忆中的九龙黄金十年,九龙流水线生产的商业服装主要是保市面,比如三万件花布衬衫,一万条内裤的订单,有时还很急,需要马上投放市场。当时公务人员出国,为了体现社会主义新中国劳动人民翻身作主的形象,必须穿一套国家买单并指定的“出国服装”。“出国服装”这个词,现在听起来土得打嗝,但当时绝对高大上,洋得翻天,特别是穿着“出国服装”走在国内。当时出国人员的“出国服装”,全部指定九龙定制。

  刘富强说:“我们单体车间原来做的‘出国服装’一般是一套三件:蓝华达呢中山装、雪花呢大衣、毛花呢西装,全部手工。男式西装,我也学过,主要是驳头、胸衬、上领、上袖最关键。扎驳头(小翻领),必用灰麻做的黑炭衬;胸衬必用马尾衬,真是马尾编织的。胸衬做好,老师傅说还要在水泥地下放10天,像翻砂件在露天放几天一样,退火气,让它充分收缩不变形。”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