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发顺丰  央行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街头艺人

上海首批持证街头艺人:合法化至少要有一个门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09
摘要:10月25日,上海首批持证街头艺人在静安嘉里中心广场挂牌“上岗”,这是街头艺人这个职业首度合法化,也是国内首

上海首批持证街头艺人:合法化至少要有一个门


2014年10月27日,上海嘉里中心广场,上海首批持证街头艺人之一陆昕一在为过往路人表演自己的绝活。 澎湃新闻记者 刘瑾 图

       10月25日,上海首批持证街头艺人在静安嘉里中心广场挂牌“上岗”。他们所持的“上海街头艺人演出证”是由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颁发的,有效期一个月。首批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所涉表演领域包括演奏、杂技、魔术、手工等。针对这项新举措,静安区的市容绿化局、公安分局、 城管、市场监督管理局等相关部门也组建了专门的组委会,对没有资质的人员和对违反规定的行为进行管理。这是街头艺人这个职业首度合法化,也是国内首次将街头艺人纳入城市管理的尝试。     

街头艺人:街头表演比商演自由得多

       早上六点起床跑步、跳绳,回来看书,下午在家做无氧运动,到了晚上练习水晶球或魔术,也动笔写写小说。这就是上海首批持证街头艺人之一、33岁上海小伙陆昕一的一天,他将之形容为“日复一日都差不多。”偶尔,他也会在微信中分享某次聚会。“我没有女朋友,不抽烟也不喝酒,依然过着比较清苦的生活。”他告诉澎湃新闻(),做一个艺人一定要忍受和享受孤独,“很多时候陪伴你的只有水晶球。”他想了想说,“尤其在练习的时候,身边的任何人都是多余的。”
       不过,因为“持证”,这半个月来陆昕一的日程上多了一条:逢周二、周四和周末下午一点,背着一大包道具去静安嘉里中心广场表演。他很庆幸自己在“没有盼头”的日子里依然坚持每天健身、保养皮肤和练习表演。“一直以来,我的收入都是不可控的,但我可以控制我的体重、体形和表演水平。”夜幕降临时,他会在朋友圈截图路人给他的信息。有人说:“在忙碌和烦躁的时候能见到你的表演,给心里留下了印象之外更能缓解压力,哪怕只有一瞬间。”还有人说: “今天本来真的很不高兴的,本以为魔都的‘魔’是魔鬼的‘魔’,现在觉得是magic(魔法)的意思。”“这是我最大的收获。”陆昕一感慨,作为城市街头艺人,哪怕只有掌声,也不是那么落寞。
       在“持证”之前的日子里,陆昕一靠接商演生活。一场商演的费用大概是1500元到2000元,但商演机会的来临毕竟是被动的,有时一周里接踵而至,有时一个月只有一次。“更关键的是,如果我要静心练习,就没办法经常商演。”而相较商演,街头表演在陆昕一看来就自由得多。2012年,他有一段在马来西亚做街头艺人的经历,“时不时给马来西亚的警察塞点小费”。但回国后,别说塞小费,他甚至不敢在上海的街道摆上收小费的帽子,只能做一些公益性的街头表演。“我很理解在交通要道做街头表演会带来困扰,所以我尊重这里的秩序和管理。”他叹了口气说,“但只要我能站在那里,我就能生存。”
       持证艺人之一、当了七年街头艺人的殷凯也不排斥商演,但他坦言,生活中的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街头表演。“现在起码没有人赶你了,以前被赶是常态。”殷凯向澎湃新闻形容自己做街头艺人的日子“冷暖自知”,一方面生活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尤其是生存压力。“可我也是自由的,可以掌控我的时间。”和陆昕一相似,他也遇到过令他感动的观众。“我被城管、警察都赶过,但也遇到过在一旁静静听我唱歌、还给我钱的警察。”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