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8-01-14
摘要:2018年1月11日上午,北京气温零下,寒风中,近10名乐视供应商双手交叉取暖,他们有的缩着脖子,有的戴上帽子,尽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大厅内,黑压压的人群,这里聚集了更庞大的队伍。供应商们摆放了4个高约1.8米、长1米的橘色帐篷,帐篷上贴有“乐视还钱”的口号和来自28家基建供应商的声明。

据供应商反映,目前被乐视拖欠款项的供应商和服务商有50多家,欠款总计7000多万,今天前来讨债的有20多家,主要涉及乐视手机售后、乐视基建两大业务,乐视在两项业务中累计欠下约5000万元款项。

1月12日下午两点半,《财经天下》周刊4次致电乐视控股副总裁赵磊,以询问供应商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但均未能接通。随后,乐视方面相关负责人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债务小组一直在跟进处理,有进度都会进行发布。

“打卡”式讨债

自2016年11月乐视传出资金断裂开始,来自天南海北的乐视供应商纷纷向北京乐视总部涌来,至今已两百余天。

这些来自河南、内蒙、四川、山东等各地的店建供应商和服务商已经完全熟悉了周边环境,最早的从2016年12月末,临过年前两周左右的时间来到乐视大厦楼下,随后几乎保持着一月一次的频率。

在这场持久战中,有人动摇、有人通过不受推崇的极端方式拿到欠款、有人干脆放弃,还有一部分人始终坚守在讨债“根据地”。

2017年9月,乐视宣布与部分供应商达成债务偿还协议,此后媒体大规模报道了供应商从乐视大厦大撤退的“盛况”。然而,没拿到承诺的讨债者们,继续相约在乐视大厦楼下度过2017年北京的秋冬。

这部分人已经形成了有组织有分工的队伍。每天早上9:30“打卡”,下午5:30“下班”,中午相约吃饭,偶尔开个会讨论“作战计划”,双休日“休战”回家,甚至还挑选了专门负责对接媒体和乐视方面的代表。

和往常一样,当他们看到任何与乐视债务相关的信息,都会重新从天南海北聚集到这里,这次是因为听说贾跃亭的妻子甘薇回国全权负责国内债务。

2018年1月2日,贾跃亭公开发文称,对乐视体系债务危机引发的影响”深感愧疚和自责“,委托妻子甘薇、兄长贾跃民全权处理资产处置相关工作 ,并表示”我会尽责到底“。

然而,艰苦的持久战战果并不显著。偶尔有来自乐视的高层出面谈判,结果也都不让人愉快——“没钱”、“我做不了主”、“没有解决方案”,这些来自乐视方面的回应像三九天的北京来了一场暴雨,噼里啪啦打在讨债者们脸上,凉在心里,抬头一看面前仍是看不到尽头的等待。

“到现在,甘薇、贾跃民都没有给我们任何回应和对话机会。”供应商们表示。

“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亮子扯着条幅的两角,与三四个供应商一起合力将其挂在位于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门口,红底条幅上的白色大字在阳光照射下格外显眼,来来往往的车流和行人却很少抬头望一眼,大概眼前的景象太过熟悉。

去乐视讨债的供应商们:不拉条幅就不理我们

来自江西的亮子是乐视手机售后服务商,2017年10月开始了漫漫讨债路,至今3个月,算是讨债大军中的“后辈”。

由于资金紧张,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他选择火车这种交通方式,频繁往返于北京和1000多公里外的江西之间。

“累死人了,一趟得坐十几个小时,已经来了9趟了,几乎是每周都来。”亮子很无奈,“但是没办法啊,我们拉横幅他们(乐视)来见一下我们,我们不拉横幅他们都不理。”

不过,冻着手挂上的横幅也就存在了1个多小时。中午12点左右,来了三四个警察,让他们把横幅撤下。

亮哥和同伴们对警察的到来已见怪不怪,“来好多次了,经常有人报警,乐视那边,供应商这边都有人报。”

横幅撤下后不久,大厦内就响起了声嘶力竭、情绪高亢的男声“贾跃亭还钱!甘薇还钱!”,对初见者来说足够震撼。

几分钟前,负责乐视手机售后的老李熟练地使用话筒和音响将讨债口号录进去,聒噪的音响声开始持续在大厅内回荡。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