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

中美科技巔峰對決​​,英國經濟學人:中國管

来源:綜合 作者:華僑網 发布时间:2018-03-23
摘要:擔心中國技術威脅,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週喊停博通(Broadcom)收購高通( Qualcomm)的交易。 這事傳到小伙伴英國的耳中,他們格外上心:在科技領域的博弈,中國如今勢頭正猛,特朗
擔心“中國技術威脅”,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週喊停“博通(Broadcom)收購高通( Qualcomm)”的交易。這事傳到小伙伴英國的耳中,他們格外上心:在科技領域的博弈,中國如今勢頭正猛,特朗普你能不能有點遠見?

這還是不放過任何中國“黑料”的《經濟學人》,在當地時間3月17日發表的“封面故事”。

以《問鼎科技領域之戰》為題,英國人指出,中美之間的技術差距越來越小,有些地方還被中國超越;文章拿“收購案”為例,向特朗普發出警告:不要計較微利,要顧全大局。




《經濟學人》封面

巔峰之戰,中國優勢逐步成型

文章開頭直接將睡夢中的美國人拍醒:“如今世界科技領域的格局,已經不是美國動腦、中國出力拉!”美國必須重新審視現在中國人的優勢在哪兒。

《經濟學人》終於明白,“珠江三角洲不再只是一個組裝手機的地方”。一邊是“每況愈下”、“自身難保”的Facebook,另一邊則是市值加起來已經超過1萬億美元的阿里巴巴、騰訊。這讓他們成功擠進科技領域所謂的“六人眾”裡。



圖自經濟學人 下同

不僅如此,中國企業在海外的“擴張”很受關注。中國移動通訊終端企業傳音控股,已在2017年超過韓國三星,以40%的市場佔有率,笑看整個非洲市場。印度第三方支付電子商務公司Paytem,背後就有阿里巴巴的資金支持;去年,騰訊的領投,讓印度尼西亞出行軟件巨頭Go-Jek獲12億美元融資。

這幾家企業風光無限,背後是百度、京東、跳動科技等中國企業的虎視眈眈,“期待出頭之日”。 《經濟學人》認為,這樣高強度的競爭模式,拉近了中美之間的差距。



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人工智能AI科研人員最密集的國家之一。中國有460萬剛剛畢業於科工專業的研究生,人口只有中國四分之一的美國,在這個數據上與中國相比,只有其八分之一的量。

此外,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多,中國有8億網民。這對於人工智能、大數據來說,中國簡直是坐擁在數據寶庫之上。中國近幾年在雲技術上“爆炸式”的發展,也是得力於此。據中國貴士移動數據公司(QuestMoblie)指出,中國目前的入網終端設備,是美國的三倍。



圖自亞歐集團(Eurasia Group)

最後,世界超級計算機500強排名中,中國占據其中202席,佔40%,目前排世界第一;美國的143套機組,只佔了29.6%。此外,儘管很多中國的超級計算機用的是美國製造的芯片組,但現在不乏有“神威·太湖之光”這種“真·國產貨”。 《經濟學人》寫道,這不僅僅是技術過硬,還凸顯中國決心。

点击查看大图
神威·太湖之光”超級計算機(來源:視覺中國)

上述這些,和“買賣電視機、玩具”有著天壤之別。中國領悟到了科技領域競爭的核心,即信息技術的把控——這也是製造業、物流(甚至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系統)日後能否突飛猛進的基礎。一國想要在科技領域稱霸,必須擁有強大的政府支持,在這點上,中國現行的管理機制,優於特朗普的美國。

美國“計較微利而無視大局”

報導稱,中國政府將“企業”、“消費者”、“政策”三者有機結合。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管這個叫“健全治理(robust governance)”,實際上和美國著名技術哲學家芬伯格教授(Andrew Feenberg)提出的“技術體系(technosystem)”概念類似。說得通俗點,就是中國找到了“技術”、“市場”、“管理”之間的平衡點。



芬伯格教授和他的著作 圖自亞馬遜

為了說服小伙伴,《經濟學人》接連拋出這兩個生僻的概念,目的並不是向美國重申“技術”和“市場”的重要性,而是告訴特朗普,中國的優勢恰恰在“管理”。

中國政府用一雙“隱形的手”自上而下扶持著科技領域的飛速發展。中國曾宣布要“引領高速鐵路(HSR)技術”,如今已擁有世界60%的HSR市場;中國在2014年呼籲萬眾創新,截止2017年,中國企業孵化器數從1400(2014)飆升到8000個。



“復興號”高鐵在北京南站 @視覺中國

文章寫道,就此來看,“中國製造2025”、《“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等政策、計劃,想要實現也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美國2015年研發費用佔政府支出的0.6%,這是1964年數據的三分之一;特朗普2019年的財政預算已出,他要在2028年之前削減42.3%的非國防彈性預算— —這恰恰是科研領域的經費來源。

將技術發展的重任交付給私企們,美國政府卻在近年來,以“國家安全”為由,接二連三地叫停企業的併購、收購計劃。就拿“博通收購高通”一事來說,經濟學人表示惋惜:“兩家企業的構成和中國一點關係也沒有(觀察者網注:實則與華為有少量業務重合),卻強行咬定其中有中國威脅的成分”。究其原因,正如華爾街日報此前的評論所述:美國政府擔心博通在收購後高通後,會往研發領域投入更少的錢,從而不僅讓中國占據技術上的先手,還會造成美國運營商“被迫使用華為設備”的局面。



博通華裔美籍CEO陳福陽此前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共同出席新聞發布會 圖自商業內幕

對此,《經濟學人》表示,這是特朗普的將“中國威脅論”,籠統併入“保護主義”的體現。若要“遏制中國的發展”,美國需要的有一個全局觀的判定,而不是簡單“膝跳反應式”的接招;目前的特朗普,似乎“目光短淺”,在和中國的抗衡中,有點“計較微利而無視大局”。

總的來說,中國的技術系統更緊湊、更有協調性、政府導向性。這套管理體係也獲得別的國家的追捧,例如越南的《網絡安全法》草案、新加坡國會在今年2月通過的 《網絡安全法案》等,均效仿了中方的管理體系。



新加坡這條法案從去年7月提起,刊登報紙頭條徵集民眾意見 圖自海峽時報

“科技冷戰”行不通,要走“矽谷模式”?

“批評”完後,《經濟學人》給美國上起歷史課。上世紀50至60年代,為與蘇聯的俄抗衡,加之對日本技術升級的畏懼,美國政府介入了資源自由分配的原則——往教育、科研、工程領域注入大量的資金。 “這和現在的情景差不多”,但經濟學人表示,“只不過現在的中國,是當時兩股力量扭在一起的兩倍之多。”


点击查看大图
美國在上世紀60年代提出的登月計劃 圖自維基百科

這並不是暗示美國要和中國展開“技術競爭”。全球最大的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主席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警告:由地緣政治而造成的兩極分化,加之兩國分別擁有龐大的技術貯備,這很可能會造成“科技冷戰”的局面,在產品、準則、規範​​、技術標准上互相施壓制衡對方。

《經濟學人》認為這種情況不會發生,因為在和中國技術系統的對峙中,美國並沒有這個條件去模仿中國模式。所以,英國人給美國開出最終的藥方:遵循“矽谷模式”,即吸引外國人才的流入,更加開放包容。

文章總結道,雖然這場科技領域的巔峰對決中,一些美國企業必然會輸,但華盛頓必須把握好自身的優勢,和日本、歐洲抱團,才能力爭在和中國的競爭中,把中國甩在身後

圍繞科技領域角逐的話題,這已經不是《經濟學人》第一次為美國操心。這份以“詆毀中國”出名的英國著名政經周刊,在今年2月發表了文章,根據十項指標在中美兩國科技產業之間作了一次全面比較,對美國既是一記當頭棒喝。在3月初,《經濟學人》再以“人工智能”為話題,稱在AI皇冠上鑽石的比賽中,中國與美國的差距將越來越小。

而對這次“特朗普阻止博通收購高通”的事情,觀察者網專欄文章指出,“本次收購給中國最大的啟示就是,如果把中國產業升級的希望寄託在從美國收購先進技術,很可能會竹籃打水一場空。另外,美國官員和媒體習慣性把鍋甩給中國的做法也值得我們警惕,這背後這恐怕有更多的政治因素在裡面,畢竟把中國作為威脅,非常符合當下美國的政治正確。
责任编辑:華僑網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