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大柱山隧道

新愚公穿山记(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14
摘要:“可以说是在水洞里掘进!”三工区经理陈志强说,从洞口开始2.7公里处进入大反坡,反坡施工段近6公里,一旦发生涌水,抽排难度极大。“有一次,突

  “可以说是在水洞里掘进!”三工区经理陈志强说,从洞口开始2.7公里处进入大反坡,反坡施工段近6公里,一旦发生涌水,抽排难度极大。“有一次,突涌5万多立方米水!”

  “掌子面的水位,大约1分钟就上升10多厘米。”三工区副总工程师高飞对一次参加水害抢险记忆深刻:掌子面向外200来米被淹,6米高的隧道水位很快就到一半,机器被水淹没。

  这时,电源已切断,隧道里黑乎乎的,回荡着水流声。为搞清楚掌子面情况,高飞和几位同事带着手电筒,划着皮划艇进到掌子面。观测时,水位还在继续上升,坐在艇上,伸手就可摸到拱顶。

  完成任务,几人回撤时,皮划艇不听招呼,在掌子面附近的水面打转。也顾不得许多了,大家一起使劲挥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皮划艇驶离掌子面200来米后才安全。“你想不到,在山里打隧道还要划船吧?”高飞说。

  而这一次涌水,让出口端的掘进施工停了1个多月。

  经过多次涌水,项目部积累起了丰富的“驯水”经验,在出口端反坡段,先后建了7级抽水泵站,50多台大水泵和几十台小水泵接力,基本解决了反坡排水施工的难题,直到隧道平导贯通前,大柱山隧道反坡段总涌水量约8500万立方米。

  排水问题解决了,但水还是源源不断地从岩体里出来,工人们只能每天冒“雨”作业,就像在水帘洞里一样。记者前不久进入隧道采访时,就涉水而过,洞内炎热而潮湿,空气仿佛能攥出水来。三工区副经理赵振锋说,常年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让不少人落下了病,一到天阴下雨的时候,腿关节就隐隐作痛。

  在进口端,同样面临着涌水困扰,涌出的水顺隧道而出,在澜沧江一侧的峭壁上形成了瀑布,水量在1小时2000立方米左右。江边有一个古渡口遗迹,人来人往,附近村民来看打隧道打出的大瀑布,热闹了好几年。

  大柱山像个大水箱,岩层里的水就像是被剧烈摇晃过的碳酸饮料,只要岩壁上有任何缝隙,它们就喷涌而出。“装填炸药时,必须在岩壁上打孔,水就往外喷,炸药填充难度极大;喷浆作业时,刚喷到岩壁上的混凝土也会被水冲下来。”二工区经理韩方瑾说,涌水量大时,工人们眼睛都睁不开。

  进口端有一段隧道围岩以凝灰岩为主,这种围岩本身很硬,但遇水会变软,并不断吸水,导致围岩重量增大,经常把初期支护压得变形。韩方瑾曾目睹遇水后的凝灰岩垮塌下来,把初期支护的钢架拧成了“麻花”。不到一个小时,掌子面附近的隧道断面就缩小到原来的一半。为遏制隧道断面变形,建设者用硬度比较适当的碎石块回填到围岩中,隧道掘进就在支护、变形、回填等过程中艰难前进。

  谈及与水打交道,刘小荣说,12年间,隧道总涌水量高达3.1亿立方米,仅抽水泵就用坏了140多台。

  穿越火焰山

  喝十几瓶水都不用上厕所

  在掘进面旁的空地上,摆着堆冰块,这张照片记录的是打隧道时进入高温区段,工人靠冰降温的场景,也是项目高地温段施工的常态景象。

  随着出口端的掘进,隧道渐渐进入高地温段,热的感觉逐步加深。“刚开始也没有意识到‘高地温’有多高。”三工区总工杜利军说,刚进入高地温段时,隧道内的温度也就在28摄氏度左右,有点热,但还是能承受。

  随着隧道不断掘进,洞内温度不断升高,环境温度常年维持在40摄氏度左右,喷浆作业的时候,拱顶温度超过50摄氏度。由于隧道内常年涌水,高地温段的湿度在80%左右。赵振锋说,施工者就像在桑拿房里面工作,在拱顶作业超过3分钟,就会呼吸困难,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新愚公穿山记

大柱山隧道内温度高,铁路建设者们用冰块降温。(摄于2017年8月31日)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