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大柱山隧道

新愚公穿山记(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14
摘要:进口端的掘进工作叫停,大家不得不先清淤,几个月过去了,仍看不到前进的希望。“在当时,我心里也打过退堂鼓,这么艰苦,不如换个工地干。”杜伟

  进口端的掘进工作叫停,大家不得不先清淤,几个月过去了,仍看不到前进的希望。“在当时,我心里也打过退堂鼓,这么艰苦,不如换个工地干。”杜伟峰感叹。

  不好打,那就绕过去?结合现场实际,绕开“燕子窝”断层的方案提出,建一条迂回导洞,避开软弱围岩。进一步勘探确认,断层核心地段156米,绕行不可能,只能正面较量。

  “这隧道咋打?‘燕子窝’咋掏?”洞外工棚里灯火通明,专家和技术人员彻夜研究解决方案。“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经常掉头发。”刘昕华无比焦虑。

  为攻克难题,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公司多次邀请相关专家到现场调研、指导。铁路专家到现场调研后认为,在“燕子窝”断层里打隧道,就像在豆腐脑里打隧道,最重要一步就是要让围岩坚固起来,“把豆腐脑变成冻豆腐”。经过反复研讨,基本确定了向围岩内注浆,提升围岩等级的方案。

  无经验可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按专家组不同建议,建设者们就在隧道里检验不同施工工艺的效果。刘昕华说,经过反复尝试后,最终采用高压动水分段引排超高压聚合注浆工艺施工:工人们先用高压注浆设备,通过极大的压力把突涌出的泥浆顶回去,同时注入水泥,实现让泥浆变成混凝土的效果,然后再一点点掘进。

  杜伟峰仍跟在现场,他说,注浆的压力压制断层的压力,如注不到位,可能会出现崩塌,不能有丝毫大意。

  一次,“燕子窝”正洞掌子面刚立完拱架、喷完浆,上断面右侧的拱角突然裂开一个直径约60厘米的溶腔。不到10分钟,隧道里就涌出约50米长、半米厚的泥浆,而且裂口还在扩大。当时的工区总工韩方瑾正在查看施工进展,他立刻扛起一袋水泥趟着泥浆往豁口上爬去。现场的作业工人也顾不上安危,参与到抢险中。干了6个小时,险情排除了。

  一点点前进!每天掘进距离不多,但因掌握了“金钥匙”,穿越“燕子窝”就是时间问题了。后来又发生过几次大的突泥涌水,但都成功化解。26个月后的2011年10月,终于安全顺利地通过了“燕子窝”断层核心156米地段。

  “那一刻很激动!”经此“一役”,杜伟峰成长为经验丰富的技术员。“掏过燕子窝,别的隧道也不怕了。”他说。

  冲锋涌水洞

  山里打隧道需要划船

  “叮铃铃……”2014年6月4日凌晨4点多,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刘昕华惊醒。到工地几年来,刘昕华已习惯了深夜来电,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灾害的现实,他也做好了随时出发抢险的准备。

  当时,三工区负责的出口端隧道已进入了反坡段,因掌子面高,贯通面低,掘进的线路得走一条“下坡路”,反坡坡度达23.5‰。听到三工区值班员说“掌子面突然发生涌水,瞬时水量超过每小时1800立方米”后,刘昕华吓了一跳,紧急奔往现场。

  水往低处流,向掘进处涌,反坡段施工排水难度大。“还没建起有效的梯级排水设施,处置不及时,就会淹井,整个掌子面也会淹没。”心急如焚的刘昕华赶到了掌子面:水已齐腰深,从掌子面向外淹了百余米。

  万分紧急!刘昕华和同事快速制定方案,指导工人装水泵、接水管……早上9点多,才勉强实现涌水和抽水平衡,又继续增加水泵,3天左右才把水抽得差不多,掌子面重新恢复施工。

  2012年,隧道进入反坡段施工后,在隧道出口端发生涌水司空见惯。但建设者们没想到,隧道里的水“多到能行船”,工人常划着船去掌子面,伸手就能摸到隧道顶。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