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发顺丰  央行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热门TAG标签:安史之乱唐肃宗藩镇

唐肃宗的抉择:安史之乱的平叛与隐患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08
摘要:唐王朝为了迅速结束战争,不得不迁就安史降将,让他们自率其兵、自领其政、自统其民,为国家的分裂动荡埋下了

唐至德二年,公元757年。这是唐肃宗继位后的第二年,也是安史之乱爆发后的第二年。一年多前,即唐玄宗天宝十四年,负责镇守大唐北境的范阳、河东、平卢三镇节度使安禄山兴兵作乱、南下犯阙。一时间“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洛阳、长安相继被叛军攻陷。玄宗仓皇幸蜀,开元盛世戛然而止,大唐江山风雨飘摇、生灵涂炭。
关键时刻,太子李亨继位于灵武,控扼西北、遥制东南,大将郭子仪、李光弼相继率军来投,这才“军声遂振,兴复之势,民有望焉”。(《旧唐书·郭子仪传》)随着时间的推移,唐廷与安史叛军的实力对比也发生着此消彼长的变化。
一方面,安禄山自攻陷洛阳、长安后,就忙着在洛阳登基称帝,建立燕朝。同时将在两京掠夺的财物悉数运往老巢范阳,贪图享乐、未作远图。面对弃都西奔、仓皇幸蜀的唐玄宗,以及继位灵武、整兵备马的太子李亨,安禄山既没有进驻长安、全力追击,也没有扩大地盘、争取民心,反而骄恣暴虐、残暴生灵,惹得天怒人怨、万姓离心。
另一方面,经过长期奋战,唐军与叛军在各战略方向上形成僵持:在北线,唐军大将李光弼牢牢掌握重镇太原,粉碎了叛军经太原进犯河西、包抄关中的企图;在南线,唐朝河南节度副使张巡以数千之众镇守江淮门户睢阳长达十个月,消灭了叛军大量有生力量,为唐王朝调兵遣将、平定叛乱争取了宝贵时间,还保证了江淮门户安全,将江南粮饷财赋源源不断运往关中,为平叛战争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在中线,自安西、河西、朔方诸镇抽调的精兵业已完成集结,淮南的财赋也聚集于灵武,唐军与占领长安的当面之敌形成对峙。在至德二年到来之际,进行战略反攻的时机已日渐成熟。
抉择:东向vs北指
一个重大战略问题摆在了唐肃宗李亨面前:如何确定反攻方向?是北取范阳,还是南攻长安?唐肃宗踌躇不决。一旁,肃宗最重要的谋臣李泌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他知道唐肃宗好谋无断、急功近利的老毛病又犯了。
早在上一年底,唐肃宗就以此问题征询过李泌的意见。“陛下无欲速。”李泌毫不客气地点出了唐肃宗的毛病,并给出了解决叛军的“一揽子”方案:“使子仪(郭子仪)毋取华,……其精卒劲骑,不逾年而弊。我常以逸待劳,来避其锋,去翦其疲,以所征之兵会抚风,与太原、朔方军互击之。徐命建宁王为范阳节度大使,北并塞与光弼相掎角,以取范阳。贼失巢窟,当死河南诸将手。”(《新唐书·李泌传》)
李泌敏锐看到了叛军的劣势所在:兵力分散,战线过长,易于各个击破。因此不急于收复长安、洛阳,而把首要目标定为削弱叛军机动力量,让他们在长达数千里的漫长战线上疲于奔命、首尾难顾,然后先以朔方、太原唐军精锐攻取叛军老巢范阳,据其根本;再乘势以主力自关中收复长安、洛阳,获取全胜。
从军事战略上讲,此计划虽然不能尽快收复两京,毕其功于一役,但有利于消灭叛军有生力量,压缩叛军生存空间,起到釜底抽薪之效。此计划当时得到了肃宗的首肯,然而进入至德二年,即本文开头的757年,情况发生了变化。
这年一月,叛军首领安禄山死了。史载,大燕皇帝安禄山脾气暴躁,动不动就鞭挞侍从,甚至元老重臣也不能幸免。安禄山之子、太子安庆绪担心父皇会舍己而另立幼子安庆恩,就勾结安禄山身边大臣严庄、侍者李猪儿,将安禄山杀死,篡位称帝。叛军本就以安禄山、史思明为核心,安氏即亡,乍登皇位、缺乏威信的安庆绪自然难以服众,叛军凝聚力被大大削弱。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