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大漠小城的绝地反击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7
摘要:大漠小城的绝地反击---2009年,他在河东治沙基地承包了一块沙漠,开始试种。

  新华社乌鲁木齐12月7日电 题:大漠小城的绝地反击

  新华社记者何军、李志浩

  且末,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一小片绿洲,人口只有10万的全国面积第二大县,县城与沙漠仅仅相隔一条车尔臣河。

  20世纪末,沙临且末城下。为了保卫家园,一群汉子挽起裤腿,蹚过车尔臣河湍急的泥流,闯进沙漠,挖坑、种树。不久,全县老少数万人浩浩荡荡来支援……

  今天,地处南疆的且末以11.5万亩的绿植,拦截了县城东北流动欲袭的沙漠。蔚然成荫的生态屏障,拦阻着沙漠南下,保卫着绿洲的生态,也以全新的方式改写了人与沙漠的关系……

  沙临城下

  “你是不是在水泥厂或煤矿干过?”几年前,且末老干部吐尔孙·外力到东部大城市的医院体检时,医生这样问他。

  听到这话,年近七旬的吐尔孙·外力哈哈大笑。他的皮肤毛孔堵塞,还患有气管炎,却从没有在水泥厂或煤矿工作过。吐尔孙的回答很简单,他只是在且末生活了68年。

  不只是他自己,吐尔孙·外力身边60岁以上的当地朋友,九成都受到气管炎的折磨。

  这一切,全因肆虐且末的风沙。

  且末县气象局的数据显示,20世纪90年代,全县浮尘天气190余天,沙尘日数达120天。而在沙尘日中,最为可怕的沙尘暴天气占到了六分之一。

  吐尔孙·外力清晰记得,少年时有次他在外玩耍,遮天蔽日的沙尘暴忽然袭来,“一下子天就黑了,眼睛睁不开,只能用衣服把脸给盖住,跪在地上等了半个多小时”。

  类似的景象,在且末的历史上并不少见。《北史·西域传》记载:“且末西北有流沙数百里……风之所至……若不防者,必至危毙。”

  年逾古稀的阿吾拉·艾力木最知风沙的滋味,他的家就在紧邻沙漠最边沿的阿热勒村。

  “晴天很少,窗户都不开,就这样桌子上还天天都是沙子。”风沙一起,三五米之外即成盲区,阿吾拉·艾力木的驴车常跟其他驴车撞到一起。

  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雄踞塔里木盆地的中心,是新疆主要的风沙策源地和国家重点防沙治沙区域,而盆地南缘更是土地沙化的重灾区。

  古丝绸之路的驼铃声,在盆地南缘回响了千百年。无数次袭击过驼队的风沙,长埋楼兰、尼雅等城邦。唐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这样描写从天竺东归途经且末时的景象:“城郭岿然,人烟断绝。”因为风沙侵袭经年,且末的古城已两次被掩埋,如今难再找寻。

  “如果不是车尔臣河的屏障,现在的且末绿洲肯定也不存在了”,老干部吐尔孙·外力分管过全县农业工作多年。他说,多亏车尔臣河的奔流,且末县城才得以在河的西岸长存。

  大胆的决策

  2000年6月,电工佟戈雁骑着自行车从县城来到了车尔臣河边。因为近处没有桥,他将自行车锁在了河的西岸,挽起裤腿,拎起鞋,蹚过了含沙量很高的河流。

  这条仅仅没过膝盖的河,是塔里木盆地东南缘唯一一条水量较大的河流,从西南流向东北,滋养了且末绿洲,也维系了下游荒漠带的绿色植被。千百年来,车尔臣河与塔里木河一道维持着塔克拉玛干沙漠东部“绿色长廊”的生机,拦截着沙漠外扩的脚步。

  爬上高踞河东的沙丘,眼前的景象让他惊讶,连绵的沙丘,一眼难望尽头。风沙之中,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戴着风镜,有的在给刚刚栽下的树苗浇水,身后的同伴肩扛输水管一步步随之挪动。

  初来只走了一圈,佟戈雁的眼睛、鼻子、嘴巴里都有了沙子。30岁出头的他张口就问:“你们这样干,能坚持下去吗?”

  “那咋样子?不坚持还能咋样?”回答佟戈雁的是这样的声音。

  强风劲吹沙丘,沙包距城不足2公里。车尔臣河这道最后的生态屏障,历史上因为泥沙堵塞,已有三次改道了。风沙恐怖,家园何以保卫?

  1997年,县委、县政府结合中国科学院专家的意见,要从沙漠嘴里抢下河东这块地,构筑一道大型风沙防线保卫县城。

  且末决定,启动河东生态防沙治沙工程。第二年,且末县防风治沙工作站成立。

  时任县林业局副局长的铁书堂回忆,这项决策意味着且末人要闯进沙漠,用绿色植被锁住为所欲为的沙漠。而在当时,这是非常大胆的举措。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