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汪曾祺老先生的吃与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2-12
摘要:汪曾祺先生 最适在一个云淡风轻的午后,坐在屋子的靠窗一角,阳光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温暖而不刺眼的柔和的光

汪曾祺先生

最适在一个云淡风轻的午后,坐在屋子的靠窗一角,阳光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温暖而不刺眼的柔和的光芒雀跃笼罩着屋子。

这几天桂林天气晴好万分,上午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看书,光线充足,使人的整个身心都温暖起来。在这初冬阳光沐浴的天气,适合看岁月静好的书籍,品一品生活中的小细味,食人间烟火滋味,自得其乐。不必阔谈尼采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必聊高深莫测的话题,就钻到生活的圈子中,透着烟火气也未尝不可。

读到汪曾祺先生的《老味道》,一股浓浓烟火气息扑面而来,那是一种浸透了岁月变迁的时代感和经历了物是人非后仍留下的一抹纯粹感。老味道,从生活里来,年月流逝,从生活里演变。这是一部关于吃食的书籍,一部堪称囊括中国天南海北美食文化的书籍。用朴质细腻的文字,去讲述了汪老自己一生四个阶段所见所闻的美食,一蔬一饭,看似稀疏平常,却无不透露出汪老对生活的热爱与对人生终极幸福的无限向往。

中国人是爱吃的,是美食大国,更可追溯到上千年的吃食文化。

例如,生鱼片是中国最古老的传统食物之一。

鱼脍当中最著名的菜肴叫“金齑玉脍”。“齑”有时也写做“齑”,音“ji1”,原意是细碎的菜末,这里作调料解,金齑就是金黄色的调料。金齑玉脍的名称,最早出现在北魏贾思勰所著《齐民要术》书中。

所以,之前出了《舌尖上的中国》纪录片,更是广受国民热捧。我们日常生活中常常会称自己是“吃货”,每到一个地方必先领略那里的特色美食。而且,平时和熟人见面,我们都会习惯性地问:“吃了吗?今天吃什么?“由此种种可见,中国人对吃食的执念,是根深蒂固的。

汪曾祺老先生不仅爱吃,更是会吃。不管是家常便饭,还是珍馐美味,他都可以把最平常的食物品味出它最独特的味道的,视美食为知己。

这本书,如同一个真切的纪录片,缓缓地向读者展开一个时代的美食故事。

老茶馆

01 昆明的记忆

汪老对昆明是有深深的热爱的,这本书用了三大章的篇幅,叙述了他在昆明八年的吃食记忆。淳朴而又令人动容。

我查了资料,汪老对昆明的情结之深,可用这首诗所概括其中:“羁旅天南久未还,故乡无此好湖山。长堤柳色浓如许,觅我游踪五十年。”

汪先生对昆明最难忘的记忆,就是饮食美味、花草树木、风土民俗以及联大的教授和同学。汪先生说:“我的最初几篇小说,即是在这家茶馆里写的,如果我现在还算一个写小说的人,那么我这个小说家是在昆明的茶馆里泡出来的。”

第一篇便是《泡茶馆》,写的是在西南联大时学生爱去泡茶馆的光景。大茶馆的“围鼓”;小茶馆的各有特色:路东茶馆的“主任儿子”,街西茶馆的“盲人说唱”,城门茶馆的“美国影星”,广发茶社的同学聚会,笑称为“广发学会”,点点滴滴过了四十载都不曾消磨这些陈旧的记忆。

印象最深的是汪老说的,泡茶馆对联大学生的影响,一是,养浩然之气,那些联大的学生们虽贫困但都自是清高,不愿与恶势力低头,所谓出淤泥而不染也;二是,茶馆出人才,联大同学并非在茶馆里瞎聊,而是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茶馆看书,就连汪老自己也说当年他的论文就是在泡茶馆的时候写的;三是,可以接触社会。茶馆里形形色色的人,让人产生浓厚的兴趣,故事听得多了,也就化为笔下的故事。这让我想起了古龙以及林清玄先生,都在文坛享誉极高的地位,都是取材于自己丰富的市井经历。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