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专访大益文学院院长陈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06
摘要:1.为什么要设立大益文学双年奖?请介绍一下此奖设立颁发的前前后后吧。 答:大益文学院成立之初就有颁发大奖的初衷,实际上,我们的最初设定是“大益华语文学双年奖”,并且

  1.为什么要设立大益文学双年奖?请介绍一下此奖设立颁发的前前后后吧。

  答:大益文学院成立之初就有颁发大奖的初衷,实际上,我们的最初设定是“大益华语文学双年奖”,并且2017年即启动了该奖项的初筛、初评、终评;其评选目标是全球两年来最优秀的华语长篇小说,只奖一部,只对作品,不对作家。但由于种种原因,此奖去年最终流产。于是,我们启动了针对大益文学书系两年来所发表作品的“双年奖”,亦算是小小的弥补吧。“大益文学双年奖”是对近三年来的大益文学书系的优秀作品予以审评。今后,我们拟两年颁发一次奖项。

  2.如何保证大益文学双年奖的公平和公正?它和国内的诸多文学奖项有什么区别?

  答:我想,任何绝对的公平公正都是美好的愿景,我们只能尽一切力量做到相对的公平和公正。这就要求评委们极具专业素养和眼光,这届的评委都是国内最顶尖的作家、主编及评论家,其专业性的眼光毋庸置疑。

  其次,我们采取了背靠背打分,做到了相对公平。但的确只能是相对的,比如在提交初评名单时,就错过了一些优秀之作,我个人就非常看好北京作家陈集益的作品《鼻子》、美国作家内森·英格兰德的《窥视秀》,他们竟然未能入围。但这个名单是大益文学院的各位编辑同仁们精挑细选出来的,也不能以我个人的好恶横加干涉。我也是终评委之一,彼此没有通气,没有打招呼,没开终评会,也就是说,7个终评委,你根本不知道彼此究竟为谁投票,给谁打分,这一点我是绝对有信心的。比如,我和马原,彼此连只言片语都没说过,你愿意给谁投票就给谁投票,不是说,咱俩商量一下,这奖到底给谁。我想,这种背对背的形式,尽可能地避免了人情,最大限度规避了暗箱操作。

  当然,评委都有自己的倾向性,但最终我们是靠票数也就是综合得票率评出来的,头名和此名之间,各个作家之间,得票率都相当接近,可见竞争之白热和惨烈。

  国内其它奖项的评奖细则我不太清楚,我们肯定有相似之处,也必然有所区别,就这一届的情况看,我想我们做到了相对公平。一个最重要的“不同”在于,我们偏重创新性的、先锋性的作品,比如本届获最佳小说奖的何凯旋的《兴凯湖》就是如此,争议很大,但它在所有入围作品中的“先锋性”是最强的,所以评委们不约而同为它打了分,最终以1分的微弱优势胜出。下一届,我们还将在初评规则、评委组成方面有所创新,其目的只为“公平”,尽量让大家“服气”,尽可能评出优秀的、有锐气、有先锋品质的佳作。

  3.创立大益文学院的初衷是什么?

  答:大益文学院创立至今,已经四年整。四年来我们风雨兼程,兢兢业业,为每一辑的《大益文学》的编辑出版,为微信公众号的撰写运营倾尽了全力……我们是大益茶业集团的子公司,大益集团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茶企,吴远之董事长作为一名有伟大抱负的企业家,四年来给予了文学院莫大支持。没有大益,何来文学院?我们的初衷,实际上就是通过不懈的努力,尽量开辟一条文学的民间道路,为中国作家走出去搭建良好的平台,为众多才华横溢的年轻作家提供优质的竞技场,所以我们才有了千字千元的创新性举措,才有了法国、西班牙的国际写作营,才有了运营大奖扶掖佳作的初心……一言以蔽之,我们想做的,无非是在碎片化、娱乐化的当代语境中,捍卫汉语写作的尊严,让更多作家找得到温暖,找到知音,寻求“庇护”——说真的,我也写作,作家实际上是非常脆弱的,很多时候需要互相取暖,彼此鼓励,更需要通过发表作品获得信心……当然,捍卫尊严这种话说说容易,做起来太难了。你终将考虑中国的文学大环境和作家们各种各样的心思,想法……但我们的心是好的,是坦诚的,是把我们的作家当朋友甚至亲人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4.作为国内首个高端民营文学机构,大益文学院的运营理念是什么?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