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习近平  蓝狐  詩詞
热门TAG标签:不是转移施展溢出

施展:是溢出不是转移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06
摘要:作为北京大学史学博士,外交学院教授,施展长期关注中国制造业的走向和发展。在写作《枢纽》之后,施展花了半

作为北京大学史学博士,外交学院教授,施展长期关注中国制造业的走向和发展。在写作《枢纽》之后,施展花了半年时间,跑了越南的河内、海防、胡志明3个大城市、3个重要的工业省份、4个工业园,拜访了近20家企业,若干位越南工人以及几十位在越南打拼的中国人,走遍长江三角及三角地区,写作新书《溢出:中国制造未来史》。
书中给出的结论是:所谓的“中国制造业向东南亚的转移”,实际上是中国经济向东南亚的“溢出”。中国制造业的完整供应链、隐形知识是中国世界工厂地位的根基。
2020年初突然席卷而来的疫情,为中国制造业的走向插入了新的变量。对此,施展也有自己的观点。“从短期来看,疫情对中国的制造业不会有太大冲击。但是把视野放到十几年、二十年之后,西方可能会与中国形成技术代差,这会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造成严峻的挑战。”
近日,就新书《溢出》的出版,澎湃新闻专访了施展。

施展

施展

制造业整体受影响不大,高端制造业面临挑战
施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绝对值上来说,中国制造业可能会遭遇困难,但从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对比的相对值来说,疫情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并不大。中国在中低端制造业上的成本优势并未受到实质影响。
但是,在疫情中,西方国家开始从安全角度考虑问题,也会考虑重建安全产业,而安全产业往往能引领技术的前沿走向,西方进行技术迭代的效率比中国更高,从长远视角考虑,这可能会导致中国和西方形成技术代差,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趋势。
施展尤为关注疫情下,中国对越南的产业“溢出”变化。施展认为,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并不是某些产业的全生产流程,而是该产业生产流程中的某些特定环节,主要是对供应链需求较低、人工成本占比较高的环节。生产流程中的这些特定环节往越南转移得越多,对中国这边供应链的需求就越大,以中国和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之间从而形成了一种深度的嵌合关系。这样的转移,称之为“溢出”更恰当。
大数据领域可能形成“新汉萨同盟”
在施展看来,如今,各种国际经济治理秩序,比如WTO(世界贸易组织)、IMF、世界银行,以及各种区域性国际经济组织,都是以国家为单位组织起来的;但是,现实的经济是由商人组织起来的,经济逻辑在最近这三十年来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上世纪90年代,各国之间的贸易结构里有70%以上是制成品,绝大部分产品在单个国家内部完成生产,2018年的数据是,70%以上是零部件半成品,绝大部分产品横跨多个国家完成生产。经济空间和政治空间越发的不一致,这就使得国际经济治理的主体和国际经济治理的对象之间,越发不匹配。
“回看历史,商人秩序曾经与政治秩序缠绕着共生演化,推动人类秩序不断发展,中世纪以德意志商人为主导的商人秩序——汉萨同盟就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但是,到了近代的主权国家时代,政治秩序变得过于强大,商人秩序被政治秩序遮蔽了。而今天,随着技术和生产的变迁,商人秩序很可能走到了需要重新站到历史前台的时刻。”
他提出“新汉萨同盟”的构想,希望让商人秩序和商人法在如今复杂的国际态势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在施展看来,现今有大量国际政治争端实际上属于国际经济争端,商会同盟天然地能够穿透各种边界,并提出足够中立、具有道德性的解决方案。
举例而言,在大数据时代,各个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公司都会对获得的数据进行处理,形成比较大的交易价值,在此之中,一种新的商人治理机制就有可能出现。一旦这个领域形成一种商人自治机制,反过来可能会缓解中美之间的不信任关系。“美国和中国都会担心自己的数据安全问题,一旦数据形成一种独立的交易机制,可能对于双方都是制衡,商人秩序在这里就意味着新的国际秩序的可能性。”

《溢出》封面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