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习近平  詩詞
热门TAG标签:哈贝马斯

专访童世骏 哈贝马斯在中国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9-07-02
摘要:专访童世骏 哈贝马斯在中国-新闻频道-和讯网

专访童世骏 哈贝马斯在中国

在法兰克福大学大学生食堂:1968年6月1日,哈贝马斯在全国大中学生代表大会上讲话,批评德国社会主义学生联盟(SDS)。

专访童世骏 哈贝马斯在中国

童世骏 1958年9月生于上海,现任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共华东师范大学委员会书记,兼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上海市社联副主席等职。曾译有哈贝马斯的专著《在事实与规范之间》,并著有《批判与实践:论哈贝马斯的批判理论》。

专访童世骏 哈贝马斯在中国

《在事实与规范之间》 作者:(德)哈贝马斯 译者:童世骏 版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4年9月

专访童世骏 哈贝马斯在中国

《批判与实践:论哈贝马斯的批判理论》 作者:童世骏 版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7年12月

哈贝马斯是当今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也是一位关注现实和政治社会议题的公共知识分子。他到20世纪80年代确立了自己的学术地位。其著作建立的庞大思想体系的背后是对现实问题的深深关切。

20世纪80年代,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打开国门,中国学术界、思想界掀起了又一波“西学东渐”的大潮。在那时,哈贝马斯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重要人物被当时的中国学界所了解。但是,中国的“哈贝马斯热”并没有随着80年代“文化热”的消沉而退潮,因为其思想的庞杂和对现实问题的关切,给了许多中国学者解决自身的问题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在这场“理论旅行”当中,哈贝马斯的思想最早是如何被中国学界所了解的?中国的“哈贝马斯热”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哈贝马斯的思想资源对我们又有什么样的启发?我们采访了哈贝马斯的译者和研究者童世骏,为我们分析了哈贝马斯在中国的传播历程。

法兰克福学派的重要人物

新京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哈贝马斯就受到中国学界的重视。你能谈谈哈贝马斯的思想刚进入中国的情况吗?

童世骏:当时,哈贝马斯是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重要人物而被中国学术界所了解的。在上世纪80年代,哈贝马斯还很年轻,但是他已经在德国有着十分重要的学术地位。在当时的德国乃至其他国家,研究哈贝马斯的专著也已经出版了好几本。

在我的印象里,哈贝马斯最早在中国引起关注的文章是《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上世纪80年代初江天骥先生主编了《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的社会理论》,其中就选了尹大贻先生翻译的哈贝马斯的这篇文章。这本书在对法兰克福学派作概述的时候,也重点介绍了哈贝马斯。

在这篇文章里,哈贝马斯对于现代资本主义的批判,这不仅是在一般意义上进行文化批判,也是从科学技术在社会管理、日常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上进行的社会批判。哈贝马斯对科学技术的重视,跟当时邓小平讲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不谋而合。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我们对于科学技术的评价主要是正面的。哈贝马斯其实也高度评价了科学技术的正面意义。但是哈贝马斯认为,如果我们把科学技术从一种人对自然的控制方式变成了一种对人以及社会管理的重要方法的话,这会造成社会病态。

“意识形态”的一种通常理解是“颠倒意识”,尤其是把特殊的东西错当成普遍的东西。哈贝马斯说科学技术是一种意识形态,意思倒不是说科学技术所代表的人类某个特殊群体的特殊利益被普遍化了,而是说在人类学的意义上,科学技术只是人类诸多知识兴趣中的一种,那就是控制自然,但越出这个界限,假如我们把科学技术用于对人的认识和行动上、用于对自己的认识和行动上,那我们就把特殊的东西当成了普遍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科学技术成了一种“意识形态”。

新京报:你认为中国的“哈贝马斯热”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