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习近平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HP]怀特家族(亲世代)》是孔明吖 ^第7章^ 最新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21-11-13
摘要:《[HP]怀特家族(亲世代)》,是孔明吖,《[HP]怀特家族(亲世代)》之Chapter7 拉文克劳的古怪之处,花季雨季 天作之合 西方罗

[收藏此章节] [举报]

举报色情有害

举报涉未成年有害

举报刷数据

其他

文章收藏

《[HP]怀特家族(亲世代)》是孔明吖 ^第7章^ 最新更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新增 取消

+新增收藏类别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Chapter7 拉文克劳的古怪之处

  Chapter7 拉文克劳的古怪之处
  
  第二天.当吉索菲娅被潘多拉叫醒之后,还觉得昨天的夜游像是一场梦一样。潘多拉仔细地盯着吉索菲娅看了一会,然后突然伸出手在吉索菲娅头顶上一抓。
  
  吉索菲娅猛地被惊吓到,回过神来。
  
  “你头顶上有一只骚扰虻,我把它赶走了。”潘多拉自顾自的说着,还摸了摸她带着的由啤酒瓶盖串成的项链。
  
  吉索菲娅终于开始整理书包,一边好奇地问,“你能看到骚扰虻?”
  
  潘多拉摇摇头,她有些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能证明一件东西存在,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
  
  有时候吉索菲娅觉得潘多拉真像一个哲学家,说的话十分引发人深思。
  
  “你不会觉也得我是个疯子吧”,潘多拉抿抿嘴唇,“从小就有很多人认为我疯了。”她说话时想要竭力表明自己不在乎吉索菲娅的回答,但紧握的双手昭显了她的紧张。
  
  “其实更多时候我觉得你像一个哲学家”,吉索菲娅摇了摇头,“而且被别人认为‘古怪’不也是我们拉文克劳的特色么。”
  
  “可至少你和杰夫都没被说过古怪。”潘多拉看上去有些泄气。
  
  吉索菲娅咽了咽口水,想到了杰夫带来的那只火龙,“其实我们也挺古怪的,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潘多拉看起来好像高兴了很多,她非常重视朋友,但她的朋友总是少得可怜。
  
  吉索菲娅和潘多拉一起从宿舍出来,正好遇上了因为想要进入女生宿舍而因为楼梯变成滑梯的楼梯摔得四仰八叉的杰夫。
  
  “你没事!”杰夫揉了揉摔得发疼的腰,“可真是吓死我了,昨天晚上可是真险........”
  
  潘多拉倒是毫不意外,“我早就猜到你们肯定得夜游,不过我没料到会这么早。”
  
  吉索菲娅有些心虚地点点头,一边走一边说,“我只是想找一个能学习魔药的好地方,毕竟,今天早上你就能知道了。”
  
  潘多拉的眼睛转了几圈,然后坦然地笑道,“你不会要告诉我你的魔药就和弯角鼾兽一样糟糕吧?”
  
  杰夫在一旁拼命点头,“潘多拉,我建议你不要在魔药课上和吉索菲娅坐在一起。事实上,她的魔药算不上差,但是,总会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故。”
  
  “谢天谢地!我们的魔药课是和赫奇帕奇一起!要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在,我都能预想到我会遭到什么样的嘲笑!”吉索菲娅端详着课表,发出一声感叹。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作为一个魔药大师,他的水平是顶尖的。作为教师,显然天赋或者家室好的学生才能得到他的青睐,而那些天赋一般家室平平的学生,他往往连他们的脸都记不住。
  
  简而言之,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是一个精打细算的斯莱特林,就在这一点上他无愧为斯莱特林的院长。
  
  上午的第一二节就是一年级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魔药课,紧接着三四节是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的魔药课。当吉索菲娅、潘多拉和杰夫提前走到魔药课教室的门前时,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还没有结束他的课程,他正在一个接一个地检查学生们的成品。
  
  “哦!这份药剂是我见过一年级学生做过的最好的成品!”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在莉莉和斯内普面前停下,兴奋地搅拌着他们的药剂,“哦,亲爱的,你可以把你们的名字告诉我吗?”
  
  “莉莉·伊万斯,先生。”莉莉看上去也很是开心,她的脸红扑扑的。
  
  “伊万斯?让我想想......哦,你是不是和百草魔药店的店主简·伊万斯有亲戚关系?”
  
  “不,肯定不是,先生,我是麻瓜出身。”
  
  一旁的斯莱特林都发出了嗤嗤的笑声,有一些还对这对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组合翻了几个白眼。
  
  “哦,没关系。很多优秀的人都是麻瓜出身,我的俱乐部里就有很多这样的人才,我想以后可以吧他们介绍给你认识。”作为斯莱特林的院长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看上去反而并不太在乎血统,他转向斯内普,满面笑容的接着问,“那你呢,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好像竭尽全力在想着“斯内普”这个姓氏的人,斯内普明显也看出来了他的意图,他缓缓地开口,“我是个混血,教授,我母亲是普林斯家族的。”他着重强调了普林斯家族这个词语,后排的詹姆和西里斯都发出了不屑的嘘声。
  
  “哦,当然,普林斯家族可是有名的魔药世家。”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的声音更加喜悦了,“你非常有天赋,孩子。”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接着检查着学生的药剂,对待那些天赋高、家室好的人满面笑容,那些人也热情地回应他;而那些没天赋家室不好的人连他的评价都得不到几句。
  
  当然,也有人让他碰壁。詹姆和西里斯仿佛故意的一样,一唱一和地挤兑着霍拉斯·斯拉格霍恩,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只是笑呵呵地说他们调皮,便离开他们地桌子了。
  
  等到他们下课,詹姆和西里斯几乎是冲出来的,西里斯先看到吉索菲娅,他停下了脚步,压低声音问“你们昨天是干什么去了?”
  
  吉索菲娅也学他压低了声音反问,“那你们昨天干什么去了?”
  
  然后两人很默契地沉默了一会,同时开口。
  
  “冒险!”
  
  “秘密!”
  
  两个人都笑了,这时,詹姆折过头来,他看见吉索菲娅,十分开心地说,“西里斯,反正下节是魔法史。我们留下来看吉索菲娅上魔药课吧!”
  
  西里斯看上去疑惑得不得了,“为什么?”
  
  “因为她有总把坩埚炸了的能力,那肯定很精彩!”詹姆兴奋极了。
  
  吉索菲娅恨不得狠狠打詹姆一顿,“你就这么想看我搞乱子吗?”
  
  “当然不”,詹姆义正言辞地说,“我更乐意和你一起搞乱子。”
  
  听了这话,跟在詹姆和西里斯后面的彼得和莱姆斯也捂着嘴偷笑起来,几个人说归说,但还是朝魔法史教室走去。
  
  吉索菲娅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完蛋了我,我会成为所有人魔药课堂上的噩梦的!”
  
  吉索菲娅这话一点没说错,杰夫和潘多拉坐到了一起,她只能寻找一个并不知道她实力的人来组队了。
  
  “我可以和你一起坐吗?”吉索菲娅眼睛一亮,朝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亚裔拉文克劳男生问到。
  
  “当然!”,那个男生看上去很开心,“你肯定记不得我名字了吧,我叫熙·张,叫我熙就好了!”
  
  “吉索菲娅·怀特,喊我索菲娅就行”,吉索菲娅感觉心里一阵愧疚,多么热情而单纯的小男孩呀,马上他就要后悔和她坐一起了。
  
  当大家纷纷拿出坩埚来的时候,那个男孩呆愣了好一阵子,看着坩埚咽了咽口水,吉索菲娅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熙·张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地悄声说,“对不起,这个坩埚总让我想起我们家乡的美食。”
  
  吉索菲娅好奇地问,“美食?你们用坩埚做饭吗?”
  
  熙·张格外得意,他的语调都上扬了,“哈,可不是坩埚。但我们那类似的锅放在火上,我们先炒酱料,然后再把各种蔬菜肉类放进去,天啊,你们要是能给尝一尝那种味道就好了!绝对会让你终身难忘的!”
  
  吉索菲娅感觉自己肚子都听饿了,然而这时候,斯拉格霍恩已经开始介绍疥疮药水的制作方法了。
  
  “好,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斯拉格霍恩愉快地拍拍手,看来,上一节课让他很是满意,不过等一会他可开心不起来了,吉索菲娅悲观地想。
  
  大家纷纷开始制作了起来,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组合总是十分和平。现在,动作快的拉文克劳竭尽全力,和善的赫奇帕奇们也有条不紊。当然,除了坐在最后的两个人。
  
  “将6份毒蛇牙加入研钵
  使用研杵将其研为细粉
  将4份毒牙粉末放入坩埚
  将混合物以250的温度加热10秒
  挥动魔杖
  熬制33至45分钟”
  
  熙·张认真地阅读着《初级魔药制作》上的内容,而这一边,吉索菲娅倒是毫不犹豫地开始了。两个人有惊无险地进行到了挥动魔杖这一步。吉索菲娅只告诉了熙一句,“后退。”,然后便悲壮地挥动了魔杖。
  
  几乎是一瞬间,坩埚爆炸了,火花四溅,粉末飞舞了起来,好在里面的成品现在对人还没什么危害,不过坩埚直接从火焰上飞到了魔药教室的天花板,飞起的坩埚还不小心砸到了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头上。
  
  许多赫奇帕奇都吓得够呛,而拉文克劳们则是饶有兴致地转头来看看吉索菲娅是怎么做到的。
  
  斯拉格霍恩教授拿出一块手帕,用力地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走到了吉索菲娅身边。吉索菲娅现在也好不到哪去,她的发尾发出微微的焦糊味,那些粉末几乎都飞到了她的头发上,她看上去灰头土脸的。熙·张收到了吉索菲娅的提醒,往后退了一些,他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大事。
  
  “我还从没见过挥舞魔杖会把坩埚炸了的孩子呢,你叫什么名字,孩子?”斯拉格霍恩倒也没生气,饶有兴致地看着吉索菲娅。
  
  “吉索菲娅·怀特,教授。”吉索菲娅抹了抹脸上的粉末,说到,“十分抱歉,我在家里学魔药的时候也总是炸掉坩埚。”
  
  “哈,怀特?我认识你爸爸,当然了,他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人。虽然他并不愿意在魔药上多下功夫,不过你母亲,黛西·格林格拉斯倒是我很喜欢的学生。我听罗温说,你父亲现在是傲罗办公室主任对吧?都是很有成就的人啊!”斯拉格霍恩看上去很是开心,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被这个学生的坩埚砸到脑袋的生气。
  
  吉索菲娅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斯拉格霍恩已经开始夸赞阿米莉亚·博恩斯的鼻涕虫蒸煮的完美之处了。
  
  “你是故意的?”熙·张小心翼翼地问,“否则你就该让我来挥舞魔杖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下我的实力,不知道你在见识之后还敢和我魔药课坐一起吗?”吉索菲娅拍拍身上的粉尘,说到。
  
  “哈,这挺有意思的,为什么我不和你坐在一起呢?”熙·张看上去不仅不害怕,还很有兴趣,“是你的魔力太强大了?所以才导致的吗?或者是魔杖的问题?”
  
  等课下了之后,杰夫和潘多拉走到吉索菲娅和熙的面前,杰夫有些后怕,“索菲娅,你炸坩埚的技术真是越来越熟练了,那个坩埚的准头真是令人害怕。”
  
  潘多拉微笑着看着吉索菲娅,“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蝻钩或者是骚扰虻的问题。”
  
  熙·张看上去也对潘多拉的话很感兴趣,“蝻钩?骚扰虻?嗯,他们可以吃吗?”
  
  接着他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其实黑湖下的巨乌贼肯定也很好吃,毕竟黑湖下面的生态系统很复杂,生物链按理来说也会很长,而且阴暗的环境削弱了紫外线对蛋白质的破坏......”
  
  吉索菲娅很感兴趣地问,“你是麻瓜出身?”
  
  “不是,我是混血,我妈妈是个麻瓜。”
  
  几个人聚在一起讨论了好久什么神奇动物可食用这个问题,杰夫·斯卡曼德在一旁脸青一阵红一阵的。
  
  等到下午大家在礼堂吃饭时,詹姆和西里斯隔得老远向吉索菲娅竖起了大拇指。很显然,他们两个绝对是听说了吉索菲娅在魔药课上的精彩事迹。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到魔药步骤上要挥舞魔杖的时候就会出问题!”吉索菲娅闷闷不乐地戳着小羊排。
  
  “或许我们可以找个时间帮你寻找一下原因!在晚上的时候找一间空教室!”熙·张看起来很是有兴趣。
  
  “不行!”,杰夫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至少在圣诞节前不行!”
  
  “因为你们要去照顾诺尔?”潘多拉特意压低了声音。
  
  杰夫顿时紧张了起来,“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你在做梦的时候说的梦话!”熙·张无奈地耸耸肩。
  
  “还有你在和吉索菲娅说话的时候不小的声音,不过放心,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潘多拉看起来也很轻松。
  
  杰夫松了一口气,“这么说,你们不会......”
  
  “当然不会!要是你能领我们去看看诺尔就更好了!毕竟,这可是很有研究价值的呀!”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好吧.......”杰夫看起来也很开心。
  
  “只要没人接着泄露下去就行。”吉索菲娅也摊摊手。
  
  当一群人有了同一个秘密需要守护的时候,他们的关系总会格外的密切起来。就这样,拉文克劳也拥有了一个如同格兰芬多似的四人团队。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