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央行  发顺丰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呼延云:中国会写推理小说的只有两个人 其中一(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3
摘要:2005年,还在报社做编辑的呼延云偶然得到了一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奎因作品集。靠着每天上下班的地铁通勤和午休时间,他看完了全套25本书。 这

2005年,还在报社做编辑的呼延云偶然得到了一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奎因作品集。靠着每天上下班的地铁通勤和午休时间,他看完了全套25本书。

这套书重新开启了呼延云对推理小说的兴趣,对他影响很深。“虽然从小就读了大量的推理小说,但某种程度上来讲,奎因才是我的信仰。”呼延云说。

“推理小说说到底就是发生案件,逻辑推演,发现真相,就这么简单。”呼延云解释道。推理小说发展至今,如何在模式化的套路下进行创新,对作家来说,是艰巨的挑战。

在已经出版的5部长篇推理小说中,呼延云尝试了叙诡派、物理密室、心理密室、不可能犯罪等各式诡计手法,同时也开创了题材先行的先河,把读者的阅读兴奋点大大前移。因为对当代欧美文学的喜爱,呼延云也注重剧情的动态和强悬疑,“好看”是他的作品标签性的优势,一旦翻开第一页,就会忍不住一口气读完。

呼延云并不满足于此,在原创推理届,他以惊人的创新精神和先锋主义而闻名:“我即将完成的新长篇将是本格推理的‘革命性作品’,创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可能犯罪模式,把诡计的元素运用到一个极致,实现这个目标之后,我会彻底放下来了,写相对更偏社会派的推理小说。”

走过将近10年的创作历程,呼延云总结出推理小说写作的四个理念:动态剧情、题材先行、混搭古风,有类无形。“这四个理念,说白了都只有一个目的,让推理小说更好看。”

“严格来讲,中国会写推理小说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呼延云说。

呼延云:中国会写推理小说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

  五

2016年,呼延云40岁,他没有少年成名的运气,但从未离开自己坚守的领域。这些年,呼延云以一年一本的速度,不疾不缓地出新的作品。看着同行一年出两三本,有时候也会眼红。但为了保证质量,他宁缺毋滥。

刚刚过去的2016年,是呼延云从事写作以来最忙碌的一年。笔耕数年,他终于等到了事业的春天。五本旧作和一部新作将结集出版,新书也进入收官阶段。

北宜是国内出版行业中少有的作家经纪人,十年作家经纪生涯中,北宜合作了刘同、丁丁张等二十多位不同类型的作者,呼延云是她签约的第一位原创推理小说作家。第一次与呼延云见面,北宜就认定,呼延云是一个纯粹的创作者,值得深交。

“他只希望自己安心创作,没有别的要求。我擅长帮作家打理各种各样的事情,很合拍。如果第一次见面他说他想要在一年内红起来,我不会接手。作家更重要的有自己想表达的内容。好的作品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故事。挣钱、变红都是顺带的事情。”北宜说。

北宜的判断是对的。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呼延云完全交给北宜去打理。“我从来没有想过将来去当编剧或开公司,我不是那样的复合型作家,我本质是一个文人,我就是喜欢写小说。”呼延云解释说。

这些年,呼延云经历过很多打击和失败,最初,他用恶意对抗恶意,不成熟,孤傲,与全世界为敌。在《真相推理师·嬗变》一中,这种气质尤为明显。但挫折已经把一个男孩调教成了男人。如果说,《真相推理师·嬗变》是一个年轻小伙子满腹牢骚,那么,现在的作品更像是一个老辣的作者在讲述故事了。

“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但很坚韧。去年流行一本书叫《孤独小说家》,我将来要写本《失败小说家》。我会嬉皮笑脸地写自己的失败的。”说完,他笑了起来,露出两排“高露洁”广告演员那样整齐、亮白的牙齿。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