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有态度的华人新闻网站!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華僑時報 | 華僑網

热门关键词:  发顺丰  央行  蓝狐  詩詞  习近平

减少养老金福利,魁北克人不干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华侨时报 发布时间:2017-11-11
摘要:享受“既得利益”的市政雇员,怎么肯轻易将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

       如果现在来到加拿大魁北克的蒙特利尔市,你会发现,这里的消防车、地铁、公交车乃至警车上,到处都是印着标语的红色贴纸,还有市长丹尼斯·柯德尔的漫画。漫画里的市长先生,长着米老鼠的耳朵,还有青面獠牙,加之市长本人比较富态,给人一副“硕鼠硕鼠,无食我黍”的感觉。贴纸上的标语,用法语控诉:“俺们已经没啥可被偷的了(On n’a rien volé)”。

减少养老金福利,魁北克人不干

贴满市长讽刺漫画的消防车。

减少养老金福利,魁北克人不干

贴满抗议标语的警车。

       
       没错,蒙特利尔市民在表达不满和愤怒的情绪。今年8、9月份,蒙特利尔,这个加拿大第二大都会、魁北克省最大的城市,仿佛陷入一场小型“战役”中。
       8月18日,蒙特利尔市政厅,迎来了一大波“不速之客”。傍晚时分,数百名抗议者闯进市政厅,吹着噪音喇叭,打着标语,并向市政厅内的议员泼水,在理事会会议厅内投撒传单。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20分钟。在被抗议者“洗劫”后,整个市政厅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水流和散落的传单。这些抗议者大多是市政厅的雇员,如消防员、警察等。一个月后,9月20日,蒙特利尔爆发了建市以来规模最浩大的示威游行,有数以万计的抗议者(魁北克仅有800万人口)参与。
       这些抗议活动,不是为争取基本民权,或表达“魁北克独立”的诉求,而是抗议一项关于养老金改革的法案。该法案全称为《3号法律草案:关于促进培养健保财政与市政预算持续性的法律草案》(以下简称《3号草案》),其触动了人们关于养老金的利益,引发了广泛不满。诚可谓“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在抗议者看来,政府的养老金改革计划,简直是妄图动人民的奶酪,人民绝不答应。
       那么,蒙特利尔乃至魁北克的养老金制度是怎样的,《3号草案》又是怎么回事?为何养老金改革,会引发如此规模的抗议活动呢?
 严峻的养老形势
       随着二战后“婴儿潮”一代步入老年,魁北克的劳动力市场、税收来源及社会福利体系,都面临很大压力。
       目前,魁北克每年约5万人达到65岁退休年龄。到2031年,魁北克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将增长80%。也就是说,20年后的老龄人口比例,将占全省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根据魁北克政府的白皮书,在世界范围内,魁北克老龄化速度仅次于日本。
       魁北克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许多人口已退休或正在迈向退休年龄,职业技术人才面临严重短缺。过去10年来,魁北克批准入境的老年移民不在少数,他们的到来,也给本地福利体系增加了很大压力。
       在严峻的养老形势下,完善有效的养老金制度,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设想一下,在魁北克,一个65岁以上的退休老人,没有任何储蓄,没有任何形式的工作和收入,没有任何来自子女的赡养金,那么,他的生活足以得到保障吗?答案是肯定的。
       在蒙特利尔市,一个老人通常每月能领取到1000加元左右的养老金。这笔钱是什么概念?即便拿出一半支付房租(许多老人实际上有自己的房子,无需支付房租),按照当地物价水平,剩下的500加元也足以保障基本生活支出。另外,魁北克是全面免费医疗,在医疗上无需花费过多。那么,如果无需支付房租,每月1000加元的养老金,老人可以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事实上,许多退休老人都有经济条件去国外旅行。数百加元的开支,足以去古巴住四星级酒店,舒舒服服玩上一周时间。
立体化的养老金制度
       魁北克的养老金制度由三部分组成:老年保障制度、魁北克养老金计划和个人养老金计划。三者共同构建了一个立体化的养老金制度,足以让退休老人过上安逸的晚年生活。
       其中,老年保障制度完全由政府买单;而魁北克养老金计划,则是政府和雇员共同缴纳。由此可见,魁北克养老金制度成本非常之高。为实现财政预算均衡,魁北克政府针对社会中高收入群体,征收了全北美地区最重的个人所得税。某种意义上,也可谓“劫富济贫”。
       1.老年保障计划
       老年保障计划,是魁北克养老制度的基本组成部分,也是一项全民养老保险计划。它由政府财政负担,主要提供最基本的退休生活保障,企业与个人无需缴纳。老年保障计划由三部分构成:老年保障金(简称老年金)、低保补助金和配偶津贴。
       老年金是政府的一种社会福利,申请者无需做过任何工作或社会贡献,就能申请老年金,但对其居住年限及年龄有要求:如果申请人为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绿卡持有者),居住在加拿大,则需满足年龄为65岁以上、18岁以后在加拿大住满10年的条件;如果申请人不住在加拿大,则18岁后需在加拿大住满20年,其他条件不变,才能申请老年金。即便申请人不符合上述情况,但曾住在和加拿大有养老金协议的国家(如美国),也有可能领取老年金。
       老年金的数额,每月将近500加元。这项福利是照顾中低收入群体的。对于高收入群体来说,这种福利受到限制,需要视收入情况,返还当年领取的部分或全额老年金。
       低保补助金是针对低收入退休老人群体的福利政策,政府会考虑申请者的家庭状况和年收入状况(老年金不计入收入)发放。申请者年收入在15906加元以下,便有资格申请这项补助金。单身老人在年收入为零(不计老年金)的情况下,每月可申请到低保补助金665加元。如果配偶两人中只有一人领取老年金,且家庭年总收入不超过38256加元,依然有权申请低保补助金,每月最多可领取665加元。
       配偶津贴,顾名思义,申请者为老年金和低保补助金领取者的配偶,且若其收入低于法定标准,则有权得到高达近1000加元的养老津贴。鳏寡者,在年收入低于21504加元的情况下,也可领取最高1000加元的配偶津贴。中国的《大同书》中,提出“鳏寡孤独者皆有所养”的理想社会,事实上,魁北克完全做到了这一点。
       2.魁北克养老金计划
       魁北克养老金制度的第二大支柱,是魁北克养老金计划,由魁北克省福利部管理。魁北克养老金计划有强制性,与老年保障计划同为公共养老金计划。这项养老计划,由雇主和雇员共同缴纳,而资金由魁北克储蓄投资局管理。如果申请者曾为魁北克养老金计划缴费,那么从65岁起,便可领取退休金。在满足特定条件的情况下,申请者还可以从该计划内,领取伤残津贴和遗属养恤金。
       退休金每年都会根据生活指数重新计算,其计算非常复杂。如果想对退休金作预算,申请人可以向魁北克福利部提出申请,要求其出具魁北克养老金计划清单。这份清单将说明申请者已经获取的退休金数额,并对缴费后可获取的总额作出预估。
       3.个人养老金计划
       个人养老金计划,可依据雇主建立或个人建立,分为两个类别。
       雇主建立的养老金计划有很多不同类型,如注册退休金计划(RPA)、延期利润分享计划(RPDB)、简约型养老金计划(RRS)等。
       注册退休金计划可由雇主单独缴纳,或由雇主与雇员共同缴纳,其目的在于为雇员提供一份终身养老津贴。雇主与雇员都可用缴纳的费用来抵税。
       延期利润分享计划(RPDB)是雇主为雇员建立的,本质上相当于雇主为雇员投资一份退休金。延期利润分享计划有税收优惠,雇员可在退休时获得一次性付款。值得注意的是,在同一家公司内部,注册退休金计划与延期利润分享计划可并存。对雇主而言,延期利润分享计划比注册退休金计划更灵活,并可作为奖励政策,加强员工对公司的忠诚程度。
       个人建立的养老金计划,是指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EER)。事实上,它是一种需在税务机关注册的退休储蓄。向REER缴纳的费用,可免个人所得税,REER内资金的投资收入,也无需缴税。在魁北克相对较重的税制体系下,免税是件很诱人的事。
       由此粗略计算,一个低收入的65岁以上的退休老人,每月可领取不少于1000加元的养老金;若是鳏寡者,则可领取到2000多加元。这仅是来自政府的基本养老金。如果一个退休老人,综合上述三项养老金制度,形成立体化的养老计划安排,每月可支配的养老金数额将非常可观。
《3号草案》:一石激起千层浪
       政府维系养老金福利制度,是要“荷包大出血”的,而这也造成了魁北克严重的财政负担。
       具体说来,今年,魁北克自由党政府上台后,提出《3号草案》,建议改革政府雇员的退休金计划,以图控制政府财政赤字。目前,全省政府雇员的退休金计划,赤字约为39亿加元,难以维系长久。所以,魁北克政府提出该法案,要求政府与工会的雇员,按照50%的比例供款,共同分担政府未来的财政赤字。
       《3号草案》锁定了170个退休金计划,总计12.2万名市政雇员以及其他退休者的退休金将受到影响。如果该草案获得通过变成法律,关于这10余万雇员的养老金事宜,则将由原先的工会组织谈判,变为个人直接与政府签订。很明显,这将对雇员们不利。在魁北克,工会力量非常强大,可以使政府出资70%,个人只需缴纳30%。如果绕过工会,个人和政府对养老金协议进行讨价还价,肯定处于下风,政府则可在个人养老金计划中,减少公共开支。
       蒙特利尔消防员工会主席罗纳德·马丁称:“养老金是我们应得薪酬的一部分,我们仅仅希望我们的养老金协议被尊重。今天这些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明天也就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政府倒没有姑息闯到市政厅“闹事”的抗议者的违法行为。8月“大闹市政厅”事件,是干扰政府工作的违法行为,蒙特利尔市长和市议员们,对这种行为表示强烈愤怒。9月,蒙特利尔市政府依法开除了积极“闹事”的6名消防员,数十名参与者也将面临刑事指控。
结语
       事实上,《3号草案》的推出,体现了自由党的政府削减公共开支的执政理念。魁省由于长期负担包括养老金在内的公共福利,早已“赤字累累”。减轻市政雇员的福利,可在养老金的公共支出领域内,缓解部分财政赤字的窘境。许多具体的市政养老计划,遭遇严重赤字,自由党政府相信,从削减公共开支、减少财政赤字的角度看,《3号草案》确实能使市政的财务状况更健康。
       但问题是,享受“既得利益”的市政雇员,怎么肯轻易将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该法案能否顺利通过,需要打个大大的问号。相关博弈仍在进行。目前,政府已提出关于《3号草案》的修订条款,以期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仔细来看,这些抗议的本质,还是市政雇员们和其雇主——政府之间,关于养老金缴纳比例和发放的细节性争论。魁北克整个养老金体系,并未受到太大冲击和影响。政府“理应”负担的老年保障计划,不会有改变。随着魁北克老龄化加剧,政府的养老负担势必加重。好在魁北克的养老金制度,由政府、企业雇主和个人共同分担,在政府赤字“滚雪球”般增加的情况下,个人和企业雇主的养老金计划,显得格外重要。
       社会的整体财富,如同一个大蛋糕,每个人都想得到应得的那一部分。但 “应得”又该如何定义?每个人都想多分蛋糕,这需要蛋糕做得更大,分配更合理。不仅在魁北克,在世界其他地方,这样的争论还会继续。
       (作者系蒙特利尔大学法学院研究生)

责任编辑:华侨时报


最火资讯